炒幣救不了美圖
2021-05-31 17:19 美圖

2炒幣救不了美圖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作者:李信 編輯:子夜

“總要有人第一個吃螃蟹。”美圖公司在大舉購入加密貨幣后,董事長蔡文勝在朋友圈表示。 

不過,這只螃蟹的美味中帶著風險。美圖在短暫享受加密貨幣帶來的浮盈后,迅速陷入了虧損。 

5月24日,美圖因炒幣虧損1300萬元人民幣登上熱搜,美圖公司的股價也隨著加密貨幣漲跌陷入波動。 

“股價不與公司主營業務相關,而是與其投資的虛擬貨幣相關,股民則會對這家公司的大方向產生懷疑,對公司的形象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蔡凱龍曾向媒體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長期以來美圖公司處于虧損狀態,直到2020年才宣布首次盈利,全年凈利潤為6000萬,而此次因炒幣,美圖相當于虧掉了一個季度賺得的利潤。 

這些年,美圖也在探索各種商業化路徑,但發展均不順利。如今,美圖的電商業務已經全面關停,短視頻業務不溫不火,社交嘗試仍在探索中,醫美業務則剛剛起步。 

至今,美圖依舊沒有為自己找到一條良性的商業化之路?;蛟S是因為營收壓力,美圖選擇用炒幣的方式來賺錢,但加密貨幣的暴漲暴跌,美圖能夠承受得住嗎? 

顯然,炒幣不能拯救美圖。公司的發展,只有靠穩固的業務體系才能持續運轉,美圖也只有持續不斷尋找新的業務突破口,才能持續站在牌桌上。

從浮盈上億到虧損上億,美圖炒幣大起大落 

美圖已經成了“炒幣”大戶。 

今年以來,美圖已經三次高調宣布買入加密貨幣。 

3月7日,美圖第一次購入加密貨幣,其中包括379枚比特幣,買入價為47214美元;15000枚以太幣,買入價1473美元。 

3月17日,美圖第二次購買,其中有386枚比特幣,買入價為55946美元;16000枚以太幣,買入價1775美元。 

4月8日,美圖又花費56922美元,購入了175枚比特幣。 

至此,美圖已經持有超過940枚比特幣,平均買入價約52610美元;持有31000枚以太幣,平均買入價約1629美元,總投資總額已經達到1億美元。

“這應該算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家購買BTC數字貨幣吧,也算是全球第一家上市公司把ETH以太坊作為貨幣價值儲備。”美圖公司董事長蔡文勝對公司購入加密貨幣頗感自豪。

蔡文勝朋友圈,圖源網絡 

美圖在購入加密貨幣后,也的確短暫吃到了幣圈暴漲的紅利。今年4月13日,加密貨幣行情最好的時候,比特幣價格一度沖破6.3萬美元大關,以太坊也突破2200美元。 

按照此價格來計算,美圖持有的加密貨幣資產,最高浮盈達到了2748萬美元(約合1.77億元人民幣),而美圖公司2020全年經調整的凈利潤才6090萬元人民幣。 

這也難怪蔡文勝持續不斷購入加密貨幣,畢竟炒幣不僅比公司業務賺錢,而且來錢還快。 

然而,炒幣的錢,來得快去得更快。 

從5月12日開始,比特幣、以太坊等加密貨幣接連暴跌。 

5月19日,幣圈更是遭遇“血洗”,比特幣家園數據顯示,當日過去的24小時,加密貨幣市場有22萬人爆倉,爆倉金額高達122億元。 

據連線Insight了解,當日比特幣跌破39000美元關口,24小時跌幅超過14%,當日最低僅30000萬美元/枚;以太坊也沒好到哪里去,同樣跌破2900美元關口,跌幅超17%,當日最低為1750美元/枚。 

按照最大跌幅計算,當日美圖公司持有的加密貨幣,一度浮虧1969.1萬美元(約合1.27億元人民幣)。 

僅過去短短一個月,美圖就從浮盈上億人民幣,轉而變為浮虧上億人民幣。 

為此,早已淡出用戶視野的美圖,還因投資加密貨幣虧損,一度登上熱搜。 

甚至,在投資平臺上,還有個人投資者發出質詢:“什么樣的決策讓美圖公司在高位投資比特幣?” 

不過,至今美圖也未回復加密貨幣出現巨額盈虧的相關問題,也未發布有關賣出虛擬貨幣的公告。

在5月25日,美圖業績發布會上,美圖公司CEO吳欣鴻表示目前沒有計劃繼續投資加密貨幣,因為董事會批準的額度是1億美元,暫時只有這些額度。 

今年以來,美圖的股價也隨著加密貨幣的漲落而波動不斷。在美圖3月宣布重倉加密貨幣后,3月8日美圖股價漲幅一度超過14%,而進入5月以來,美圖股價一路下跌。截至發稿,美圖公司股價為2.04港元/股,自今年高點4.50港元/股暴跌55%,已經腰斬。 

在業績發布會上,吳欣鴻還表示,“購買加密貨幣更多是做一個資產配置,以及對海外業務的布局,不會進行短線的操作。” 

這意味著,美圖短期內不會賣出加密貨幣,但加密貨幣市場的劇烈波動,對美圖來說或許是個不定時炸彈。 

美圖炒幣,兵行險招 

“所有人都遺憾錯過了騰訊,后悔當初為什么不買騰訊,眼看它從3.7港元漲到現在。這個也很有可能會在美圖身上重演,從用戶數來看,美圖也有足夠大的空間。”2016年,美圖上市時蔡文勝放出如此豪言。 

但如今,美圖不僅股價長期跌破發行價,其用戶數也大幅縮減。 

據美圖2020年財報顯示,美圖月活躍用戶總數為2.61億,同比下降7.6%。對此,美圖解釋稱絕大部分下降是由于印度的月活躍用戶下降所致,因為若干應用被印度政府禁止。 

分產品來看,美圖各個產品的用戶數均呈現下滑態勢。2020年,美圖月活躍用戶為1.15億,與2019年的1.16億相比下滑1.5%;美顏相機月活躍用戶為6185萬,與2019年的6680萬相比下滑7.4%。 

不僅是國內產品用戶數在下降,美圖海外產品BeautyPlus(美顏相機海外版)月活躍用戶也下滑至5514萬,與2019年的6614萬相比下滑16.6%。 

或許是主營業務持續低迷帶來了經營壓力,早在2011年就接觸過比特幣的蔡文勝,開始兵行險招,想通過投資比特幣來為公司創造利潤。 

曾幾何時,作為風險投資者的蔡文勝,在2014年投資okcoin,購買了第一塊比特幣。此后,蔡文勝與眾多區塊鏈高端玩家混跡在一起,開始堅信區塊鏈才是未來。 

為此,在2018年初,美圖發布了區塊鏈方案白皮書,表示將基于AI技術打造區塊鏈生態;2月,美圖還上架了一款區塊鏈錢包產品“貝客錢包”。 

蔡文勝也沒閑著,他在當時名震一時的“三點鐘無眠區塊鏈群”,積極討論區塊鏈技術。 

在一次群分享上,蔡文勝直言:“區塊鏈是人類有歷史以來最大的泡沫......而泡沫也是推動技術革命的催化劑......每次泡沫過后,這些行業都能真正改變這個世界的發展。我們只能擁抱泡沫,不參與才是最大風險。” 

如今的蔡文勝,選擇擁抱泡沫,但這個泡沫,并不好把控。 

加密貨幣的大起大落,早在多年前就上演過多次。在2013年4月某一天,比特幣在24小時內,從233美元驟降至67美元,降幅高達71%,而導致這一事故的直接原因為交易平臺Mt.Gox自身問題以及黑客攻擊。 

當年11月,比特幣價格突然從原先穩定的120元左右,提升至1150美元。當所有人都欣喜若狂時,12月中旬,比特幣價格又直接出現腰斬。 

梳理比特幣誕生之后的歷史,可以發現加密貨幣的漲跌幅度巨大,影響因素也較多,如交易所遭遇黑客攻擊、大盤回調以及政策監管風險都會影響加密貨幣價格。 

此次,美圖也正是因為加密貨幣的暴跌,進而虧損嚴重,而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上市公司,美圖用以投資加密貨幣的資金,也有部分是來自股市募集,也就是說美圖其實是用股民的錢在投資加密貨幣。 

用股民的錢購買加密貨幣,賺了是公司利潤,賠了也有股民承擔部分風險,這自然會引起爭議。

蔡文勝這種激進的風格,也讓美圖吃過不少虧。

2018年,作為美圖董事長的蔡文勝一反常態參與了美圖戰略發布會后,開始操盤美圖的一系列業務調整,其中主要包括停掉電商業務,以及關閉手機業務。 

要知道,當時手機是美圖最賺錢的業務,因此內部反對聲音極大,但手機業務還是被蔡文勝放棄了,而美圖也一直沒能證明自己的盈利能力。 

美圖T9手機,圖源美圖CEO吳欣鴻微博 

直到2020年,美圖才宣布實現創辦以來首次全年盈利,當年凈利潤為6000萬元。 

不過,在盈利背后,美圖的主營業務已然陷入增長瓶頸。2020年,美圖全年實現收入12億元人民幣,其中在線廣告收入為6.8億元人民幣,占比56%。但對比2019年而言,在線廣告收入卻同比下降了9.5%。

可見,美圖不僅主營業務呈現疲態,也沒找到新的增長點,而如今蔡文勝再次兵行險招,美圖或許已然經不起折騰了。

困境中的美圖 

作為一款工具類產品,美圖擁有可觀的用戶數,在2016年上市時,美圖就已經累積了4.5億月活用戶。但也是因為作為工具類產品,美圖始終陷于商業化困境。 

正因如此,美圖一直在進行各種商業化嘗試。 

2013年,美圖發布了第一款MeituKiss智能手機,當時國內手機市場格局還未穩定,各個品牌涌現,美圖手機憑借出色的拍攝功能,贏得了不少市場。當年,智能硬件即為美圖帶來了5130萬元的收入,也由此開啟了美圖智能硬件3年高增長的紅利期。 

到2016年美圖上市時,智能硬件收益已經達到14.739億元,占總收入93.4%,但智能硬件增收不增利,美圖手機業務一直處于虧損狀態,加上國內手機行業逐漸穩定,主打拍照的美圖手機逐漸被擠出市場。 

2019年,美圖手機發布告別信,表示將在年中關閉手機業務,將品牌獨家授權給小米集團。但在美圖2020年財報中,吳欣鴻表示與小米的獨家授權已經結束,美圖未來也不再進入手機的制造銷售行業,美圖就此退出手機業務。 

除了手機業務,美圖的短視頻產品“美拍”也在時代潮流中沒落。

美拍App 

早在2014年,美圖就上線了短視頻產品“美拍”,當時一度蟬聯App Store免費總榜冠軍,最高月活一度達到1.5億,還與秒拍、快手被外界成為短視頻傳統三巨頭。 

然而,美拍沒有保持住高開的勢頭。2015年,美拍被新浪微博間接屏蔽,用戶使用美拍分享的微博只有博主本人可見,這讓美拍受到了不小的影響,此后還由于內容違規整改不力,主動在安卓與iOS應用商店下架停更30天,這給了美拍致命性的打擊。 

美拍的付費用戶也由30多萬人,驟降到13萬人左右,商業化能力急劇萎縮。 

與此同時,美圖的核心產品美圖秀秀,也隨著智能手機拍攝性能不斷提升,進而喪失了競爭力,而且作為工具性產品,美圖秀秀難以實現較好的變現能力。 

在主營業務難以實現商業化的情況下,美圖一直在探索新的變現渠道,其嘗試過電商、社交、醫美等各個行業。 

2017年,美圖進軍電商,推出主打B2C2C買手模式的“美鋪”和個性化定制平臺“美圖定制”,但由于定位不清晰,美鋪未能達到預期效果。 

美圖迅速將美鋪轉變為主打AI測膚功能的“美圖美妝”,想通過推薦化妝、護膚產品,實現自營電商閉環,但同樣因為效果不明顯,運營不久就關閉了。 

美圖定制原本是想通過美圖系拍攝軟件中產生的海量圖片,為用戶提供定制的圖片產品服務,比如將圖片印染在抱枕、襯衫等,但這一想法很快被證實為偽需求,美圖定制也很快停運。 

此后,美圖又開始推行“美和社交”戰略,意圖將美圖秀秀從工具類產品變為社交類產品,同時還宣布進入醫美行業。

顯然,美圖的各種商業化嘗試,并沒有幫助其脫離困境,反而加劇了其虧損程度。 

相關數據顯示,從2013年到2019年,美圖公司累計虧損了121.26億元。尤其是在上市前后的2016年至2019年間,公司凈利潤分別虧損62.61億元、1.97億元、12.55億元和3.97億元。 

如今的美圖,可謂主營業務面臨下滑,新業務也仍在探索期。在多重壓力下,美圖或許希望投資比特幣翻身,但這顯然不現實。 

加密貨幣行業暴漲暴跌的行業特性,不僅會影響公司的財務情況,更可能影響公司的原本運營。 

穩固、有增長的業務才是一家公司賴以生存的重要指標,這是美圖必須要繼續探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