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題材網文多了起來,閱文作家們為何把經歷寫成網文?
2021-05-31 12:10 閱文

你印象中的網絡文學作品是什么樣的?玄幻還是修仙?記者最近發現,閱文集團起點中文網上的現實題材網絡小說變得多了起來。都是哪些人在寫現實題材網文作品?他們又為何要把這些作品寫成網文?記者近日采訪了幾位網絡文學作家。

網文也能關切現實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26日發布的《2020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顯示,2020年,網絡文學的題材結構進一步優化,現實題材占比進一步提高??挂吲c醫療、脫貧致富、工業與服務業等創業題材,成為2020年現實題材的突破點。

25日,由上海市新聞出版局支持,閱文集團主辦的第五屆現實題材網絡文學征文大賽評選出13部獲獎作品,其中包括聚焦改革開放后青年群體成長奮斗的《奔騰年代——向南向北》、講述中國科技出海故事的《與沙共舞》等網文作品。

中國社會科學院3月發布的《2020年度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指出,網絡文學對現實的關切已經融入到網文創作的類型化發展當中。2020年,抗疫、醫療、脫貧等時代話題迅速反映在網絡文學創作中。

第五屆現實題材網絡文學征文大賽主辦方也坦言,近年出現了越來越多關注現實題材的年輕網文作家?,F實主義題材的創作正在為網絡文學發展注入鮮活的力量。

哪些網文作家在寫現實題材?

那么,都是誰在寫作現實題材的網文作品呢?

以第五屆現實題材網絡文學征文大賽中獲獎的13部作品為例。獲特等獎的《奔騰年代——向南向北》講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幾個小人物為了生存和理想,從浙中小城出走,走南闖北,掙扎、奮斗,像荒草那樣野蠻而又倔強生長的故事。通過小人物的沉浮,串起了一代人的奮斗,一代人的成長。

其作者“眉師娘”生于1998年,見證了近年中國的變遷。

一等獎作品《與沙共舞》塑造了一家中國公司在開拓中東北非電信市場歷程中的青年群像,講述了他們是如何由青澀到成熟、由弱小到強大,從而為民族博取聲譽、為祖國贏得榮光的故事。

其作者“令狐與無忌”曾在中國一家通信設備公司工作了二十年。書中不少內容都出自他親身經歷。

來自法院系統的“南坽望月”在《執行者說》中展現了法院執行一線的黨員干部為保障國家、人民利益而不懈攻堅的形象;“樊迦”的《傳奇浪潮十八年》記錄了過去二十年間,由國產網絡游戲行業的變遷所折射出的中國互聯網發展歷程;“李慕江”的《南海一家人》,展現的是以刀具行業作為代表的加工制造業,如何從萌芽到塑造中國名牌的完整歷程。

他們為什么要寫?

“不得不寫。”《奔騰年代——向南向北》作者“眉師娘”用四個字概括了自己寫作的初衷。

她的記憶里,自己小時候,一家人常和很多朋友開車出去。這樣的經歷讓她有機會接觸各種各樣有趣的故事。

“我們往南從杭州開車去過三亞,往西從杭州開車去過麗江,像福建、鳳凰、張家界、黃山這些地方,更是去過無數次,那一路的經歷就像是在看一部漫長的電影。”

一個偶然的因素,讓她決定把自己記憶中的時代碎片寫出來。“我大伯的去世,讓我覺得應該把這些東西都寫出來,就開始寫了。我父親和大伯,還有很多朋友都是當年的‘闖海人’,故事就從闖海南開始。”

而見證中國通信設備公司出海歷程的“令狐與無忌”,從2005年就跟隨公司走出國門,先后去過中東、北非等地。

他告訴記者,在中東北非工作、生活沒多久,自己就產生了寫一本書的沖動。

“在埃及,我遇到了開羅城里抽著水煙、喝著紅茶、看著足球賽的人們;遇到了在夜色里有著魅惑光影的尼羅河,河上是民俗表演的游船,河邊的路上是攬客的舊式馬車;我在西奈山上居然遇到了下雪,在紅海里見識了水族箱一樣的海里世界。”

除了異域風情,“令狐與無忌”更希望,大家能從另一個視角去了解這個時代的中國科技企業是什么樣的、身處其中的年輕人又是什么樣的。

他說,自己在作品中,只不過塑造了一些人物。“我只是把我的見聞、經歷集中在了這些人物的身上。”

未來,他想繼續把這個大時代下的小人物故事講給大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