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伙伴周煒:世界在改變,關注技術創新帶來的倍增效應
2021-05-29 21:14 創世伙伴

2創世伙伴周煒:世界在改變,關注技術創新帶來的倍增效應

創世伙伴CCV創始主管合伙人、黑馬實驗室加速導師周煒

創業家&i黑馬訊(姚蘭 韋龑)5月29日,“黑馬實驗室”迎來創辦五周年,創世伙伴CCV創始主管合伙人、Z世代黑馬實驗室加速導師周煒在北京主會場以《世界在改變》為主題發表演講。

認知加速、資源加速、資本加速,讓每位創業者都有一次加速機會。5年來,黑馬實驗室與能夠提供獨特產業智慧與產業資源的企業家、投資人、服務機構共建產業加速器,期間有60多位企業家、投資人、專家學者入駐,累計加速創業者1778人次——其中,356家企業完成融資;加速導師機構直接投資80余筆,金額近20億元……

主會場外,來自重慶、青島、榆林、神木等地的幾百位創業者在各黑馬城市產業創新中心遠程連線,同頻加速。

周煒在演講中表示,中國創新的拐點已然到來,我們應該關注技術創新帶來的倍增效應。創業者和投資人只有秉持開放、專注、耐心的態度,才能共同為產業升級創造價值。未來,非常期待和黑馬深化合作,也期待跟黑馬朝氣蓬勃的創業者一起來改變這個世界。

以下為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過的演講節選:

01

中美創投趨勢變化

我的第一個十年是在中國創業,進入的是電子支付領域。第二個十年是代表美國最頂級的基金KPCB管理中國的基金,后來在2017年創建了CCV這支新基金。站在美國基金的角度和中國本土基金的角度,同時也站在中國創業者的角度,我們來看看中美創投的趨勢變化。

從我們2007年開始投資到現在,最明顯的一個變化是 從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大概在2012年之前,中國的項目大都是在模仿美國的項目。在某屆微軟大會上,主辦方邀請了一些VC做圓桌討論。那場的圓桌主持人是微軟管創新的副總裁,當時我是KPCB中國的主管合伙人,他問我:“為什么中國有名氣的基金要在中國投資抄我們的公司呢?”我聽完這個問題感到非常尷尬。之后,臺下有個華人工程師讀了一個清單,這個清單展示了微軟的產品是從哪兒來的。通過這件事,我深刻地明白,我們中國的創業者不能一直模仿別人。

從2012年開始,中國開始出現一些新東西,這些新東西可以說是基于中國用戶的特殊行為而產生的一種模式創新。當時給我印象最深刻的項目是陳華的唱吧,唱吧這個產品還沒發布,我看到的是demo版。產品很不錯,估值還很合理,我想可以投,馬上投。結果回到美國,跟硅谷同事討論,他們不理解為什么有人要拿著手機在家里唱卡拉OK,因為美國人不唱卡拉OK。最后,這個討論在他們的不理解和哄笑中錯過了唱吧。

你會發現,以前跟他們談項目時,只需要說中國某款產品是美國版的什么,比如京東是美國版的亞馬遜。到了2014年、2015年,不止是模式創新,技術創新也出現了,今天的創業者的成熟度遠遠超過十年前的創業者。

基于此,對比一下中美創新的方法和差異。

硅谷的風格是關注前沿科技,產品必須達到95%成熟才能發布。也就是說,即使達到70%或者80%,產品也不能發布。在他們看來,如果過兩天就需要更新一次,這個產品就是失敗的。但是中國公司不一樣,早晨發布的產品,中午12點有更新,下午也有更新。他們笑話我們的做法不專業,但事實證明這是中國公司成功的重要路徑,即 迅速商業化并快速迭代。因為這是最直截了當了解你的用戶,提升用戶體驗的途徑。

大家回憶一下,最初版的微博跟推特長得一模一樣,連按鈕的位置和顏色都一樣。但今天微博已經和推特完全不一樣了,微信也如此。所以, 中國創業者要勇于把產品體前推向市場,在合規的前提下步子邁得大一些。

02

未來10年我們投資什么?

中國過去的20年,所有的投資和創業基本上集中在一個關鍵詞上——建立連接。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都是建立連接,在人和人、人和事業之間建立連接,提高效率。但到了2018年,我們會發現,在很多領域僅從“建立連接”出發,已經沒有太大價值了, 因為它面臨的最大問題已經變成了優質供給不足(的問題)。

我舉幾個例子。為什么醫療投資這么熱?因為醫生培訓和醫院建立是長周期的事,而隨著經濟的發展,老百姓的需求是在增加的。無論你用互聯網模式怎么建立“連接”,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優質供給)?,F在的AI在教育領域、醫療領域的應用,包括產業互聯網的很多應用,都是在幫忙那些數字化轉型較為落后的企業重塑供需關系,用技術實現優質供給的倍增效應。 利用技術創新重塑基礎設施,我認為這是未來20年中國投資創業的重點方向。

創業和投資,需要一個完善的生態環境。放眼全世界,風險投資和早期創業蓬勃發展的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國、美國和半個以色列。在歐洲、日本和東南亞,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的早期投資和創業熱潮,但大都失敗了。 在這種情況下,為什么中國能持續?原因在于產業鏈多節點優勢市場的高接受度。

移動互聯網時代是中國最成功的時代。我之前問別人,為什么制造業時代、IT時代,中國沒有大的民企進入世界500強,而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其中40%的公司是中國公司?雖然有各種答案,但我認為最關鍵的答案是 中國牢牢掌握價值鏈條的絕大部分節點。

新基建時代,中國為什么能再次成功?原因也是一樣。在5G、AI、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新基建領域,中國的產業鏈多節點優勢必將再次造就中國企業的成功。當然,我們也面臨不少挑戰,比如芯片面臨的問題是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因為基礎技術領域需要長期的積累。

那么,為什么是中國呢?有三點:

首先,中國政府對于新技術持倡導的態度,國家積極鼓勵科技創新,有一系列政策的加持,這是很大的產業紅利。

其次,企業能主動用新技術創造新增長點;

最后,用戶接受度高,新一代消費者的嘗新意愿是很強的。

如何尋找下一個大平臺呢?

第一,要懂得化后發為優勢,推動跨越式的發展;

第二,要能夠快速迭代、迅速商業化、不斷試錯;

第三,要立足全球,從中國出發。

今天的創業者,尤其是新技術領域的創業者,不再像上一代創業者,抱著建立一個中國領先的公司的目的,在合適的時候再出海,而是一開始就是一家國際公司,只是碰巧在中國創建了第一個出發點,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維角度。這是我在今天的創業者身上學到的,他們真的有雄心壯志去做一件事。

什么是 “后發優勢”?中國幅員遼闊,各地發展程度不一樣,有些東西很難普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采用蛙跳的方式,跳過某些階段,直接進入下一階段,領先世界。

我們看移動通訊,主要分電報時代、固話時代、智能移動時代。固話時代,美國1970年家庭固話普及率超過90%,中國2000年家庭固話普及率僅為15%,后來我們也沒有升上去,而是跨越固話,直接進入智能移動時代。根據尼爾森的報告,2013年中國手機普及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智能手機市場。中國大膽擁抱彼時更加前沿的移動通訊技術,在固話尚未普及的時候直接進入移動時代,實現跨越式發展。

再來看零售業。第一階段是傳統零售時代;第二階段是大商超時代,上世紀80年代沃爾瑪完成全美布局,成為最大零售企業,1996年沃爾瑪首次進入中國,目前大型商超業態尚未完全成熟;到了電商時代,中國電商滲透率2010年前后超過美國,2018年達到美國的2倍??偟膩碚f,由于傳統商超覆蓋率低,給電商發展留出很大空間,中國跨越大商超時代直接進入電商時代,實現彎道超車。

基于上述理解,我認為 在底層技術創新的驅動下,中國新基建領域將在以下幾個領域實現類似躍遷:人工智能、5G商用、先進制造和大數據。

針對行業內卷現象,我開出的藥方是: 大PE出海買大專利、大品牌。

毫無疑問,我們已經進入到這樣一個時代:中國公司完全可以在資金支持下,去海外買到某些領域的技術。最好的例子是摩托羅拉,假如摩托羅拉被中國公司買下來,那今天中國手機市場的格局將會是不一樣的。再舉個例子,森海賽爾是世界上最好的耳機制造公司,為什么最后會以16億的價格被賣給助聽器公司呢?因為像它這樣的老牌公司,不懂得如何在今天的智能時代去開發它的產品,從而獲得新一代消費者的喜愛。如果我們中國公司把它的技術專利買回來,并交給一個擅長做人機交互界面的創業團隊去研發新一代的交互界面,這家公司明年一定上市。

用中國創業者特別擅長的對產品的理解,人機交互界面的理解、互聯網思維的理解,來創造出新一代的硬件平臺,這是我們基金特別喜歡投的下一代硬件平臺,也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