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越野賽悲劇,在發令槍響前已埋下
2021-05-26 10:49 馬拉松

2白銀越野賽悲劇,在發令槍響前已埋下

來源:棱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郭菲菲 陳弗也 編輯:楊布丁

5月22日9時,發令槍響,甘肅白銀市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越野賽正式開跑。官方統計稱,有接近1萬人參賽,這其中有172名跑者選擇挑戰100公里路程。

不出意外正常完賽的話,他們這一路,不僅能領略石林地貌奇觀,還能至少拿到1600元獎勵,這足以覆蓋1000元的報名費。

但在出發4小時后,參賽者遭遇冰雹、凍雨、大風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賽道保障不足,加上本應強制攜帶的保暖衣服缺失,導致身體失溫,最終釀成21人遇難的悲劇,其中包括多名國內越野賽事頂級選手。

這也是國內越野賽史上最慘痛的事故。

“極端天氣出現不可控,但高風險運動項目管理監督不能失控。”5月24日,中紀委網站文章指出,作為專業程度要求極高的極限運動賽事,這場比賽各項組織工作是否達標,必要的安全保障是否到位,以及地方政府在此類賽事上的指導與監管是否缺失等等,均面臨反思和追問。

回過頭來復盤這起慘劇,種種苗頭早在槍聲響起之前已經埋下,包括賽事主辦方權責不明、運營方缺乏專業組織及應急能力等,而監管的缺失,更在多年前已有伏筆。

“三不管”的越野賽

時間先回到2014年。

這一年,國務院46號文件《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出臺,其中,商業性及群眾性體育賽事活動審批被取消,這其中就包括原本屬于中國田徑協會審批的馬拉松賽事。

賽事規模隨之壯大。田協馬拉松藍皮書統計,2019年馬拉松規模賽事達到1828場,而2015年僅為134場。從類型來看,2019年越野跑賽事達到481場,超過全程馬拉松(249場)、半程馬拉松(467場)、定向賽(49場)等賽事。

多位越野賽事專業人士對作者表示,越野賽與馬拉松截然不同,馬拉松是依托于城市的路跑賽事,越野賽難度高很多,指在非公路路面,參賽者要面對復雜的野外賽道、海拔及環境天氣。“二者是兩類運動,不能劃等號,誰也不能包含誰。”

但從現實操作來看,官方將越野跑歸類于馬拉松賽事范疇,這也直接造成一個問題,即越野賽并無明確的監管機構,處于監管空白狀態。

“五年前大多數是登山協會在管,后來慢慢變成田徑協會,但更多還是處于兩者中間的灰色監管地帶。”一位熟悉國內跑步賽事的體育公司創始人對作者表示,正規馬拉松比賽可能有50多個部門蓋章,但越野賽可能只需要十幾個章就夠了。田協下面有馬拉松辦公室,專門負責馬拉松賽事,登協則有自己的山地馬拉松賽事,越野賽則是三不管,也沒有相對明晰的管理辦法。

直到2021年4月,田協更新《中國馬拉松管理文件匯編(2021)目錄》,才將越野賽組織標準單獨寫出來,內部包括賽道設計、交通管制、賽事仲裁、安保醫療救援等24條細則。

不過,一位越野賽事機構負責人對作者透露,這一行業標準性文件并未得到推廣運營,諸多賽事窟窿仍在,類似甘肅白銀市的地方越野賽,一般都是當地政府和景區出錢主辦,不會找田協和登協報備認證。

“田協認證需要10萬、登協30萬,你不認證也可以做,無所謂的。”他說。

田協藍皮書數據顯示,2019年合計1828場馬拉松規模賽事中,認證賽事僅為357場。這其中馬拉松及半程馬拉松合計認證318場,全年481場越野跑賽事僅認證11場。

而根據田協2021年4月更新之前公布的馬拉松賽事管理辦法,C類賽事,只需要經過省市、計劃單列市、地市級的田徑協會或馬拉松管理部門技術認證、指導,由省級田協或管理部門按季度向中國田協報備就可。

此次涉事的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2018年首屆比賽獲得中國田協“銅牌賽事”。但2021出事的這次比賽,是否也為田協認證賽事,目前暫無公開信息。

公開資料介紹稱,賽事主辦單位為白銀市委、市政府,承辦單位為白銀市體育局及景泰縣委、縣政府,執行單位為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以及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推廣單位為景泰黃河石林文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150萬中標的小微運營商

遇難事故發生后,賽事執行方——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成為了外界關注的焦點。

工商資料顯示,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冊資本為500萬元,是一家白銀當地的小微企業,自從2018年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開跑以來,就一直是其執行單位。

甘肅晟景能夠成為獲勝方,是通過了一輪招投標。

2018年5月,在該賽事舉辦之前,黃河石林大景區管委會發布了一份招標公告,招標的項目是該賽事的“運營服務”,采購預算為163萬元。根據招標文件,在“供應商資格要求”一欄,要求投標人的經營范圍包括“體育賽事策劃或體育運動項目經營的相關內容”。

成立不到兩年的甘肅晟景符合這一要求,它的經營范圍包含“體育賽事活動策劃”。不過,除了經營范圍的要求之外,采購方沒有要求投標人有體育賽事策劃、經營的經驗。

這或許與他們很難招來大型、專業的賽事運營公司有關。這項賽事的地點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該縣在2019年才摘掉“貧困縣”的帽子。在招標書發出之后,僅有三家公司投標,除甘肅晟景之外,還有楊凌康奧文化投發展有限公、南京力天時代體育發展有限公司。

后兩家公司也是“年輕”的小微企業,楊凌康奧成立于2017年2月,當時參與投標時注冊資本僅有100萬元;南京力天時代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冊資本也僅100萬元。

事實上,該賽事的招標選項,本身對小微企業就有側重。在招標書的下方,單獨附上了財政部、工信部發布的《政府采購促進中小企業發展暫行辦法》。

此外,為了保證中標的小微企業能夠順利完成賽事的運營,招標書還寫道,在雙方簽署合同后,5個工作日內,采購人一次性全款支付給中標企業,用于賽事的籌備資金。這幫助中標的小微企業解決了資金匱乏的問題。在2018年這次賽事招標中,甘肅晟景最終以150萬的價格拿下了標的。

一位知情人士對作者表示,在此次出事的黃河石林越野賽中,執行單位甘肅晟景將具體運營外包給了掛靠中國登山協會的公司,“靠著中登協吃飯的公司很多,做山地賽、障礙賽、徒步賽等,咨詢公司就直接丟兩三個人過去就可以做這個事情了。”

對此,作者暫未聯系到中國登山協會關于此事的回復。

財新報道稱,此次賽事執行團隊的多位負責人坦陳,他們系臨時受邀參與活動,事后已接受警方問詢。受訪的賽事組織者稱,臨時搭建的執行團隊或因磨合不足,導致專業水平下降,埋下事故隱患。

“撒錢”的萬人賽

“撒錢了!”

一家運動網站在推介甘肅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越野賽的報名活動時,直接用上了這3個字,這是因為這項賽事為運動員們提供了豐厚的獎金。

賽事共分為三個類別,分別為100公里越野賽,報名費1000元,名額400人;21公里越野賽,報名費198元,名額600人;5公里健康跑,報名費30元,名額不限。

據介紹,主辦方會為100公里越野賽的前10名提供15000到2000元不等的獎金,從11名到400名,只要在規定關門時間內完賽,就可以獲得1600元的補助。該賽事的參賽者高爽在其公眾號“流落南方”回憶此事時也說到,雖然前幾屆的賽事組織工作一般,但1600元的補助讓選手們趨之若鶩。

“黃河石林這種只要完賽就給獎勵的,真的是非常少見。”上述越野賽事機構負責人告訴作者,這也可能是吸引跑者參賽的噱頭,畢竟100公里設置了20個小時的關門時間,時間緊張,可能很多參賽者完成不了。

前述體育公司創始人透露,很多地方性不專業的越野賽,每年都是靠發獎金邀請行業頭部參賽者,借此糊弄吸引小白參賽。大神選手跑出好成績,便于賽事推廣以及向主辦方交差,“這是小賽事大家心照不宣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甘肅黃河石林越野賽舉辦的5月22日當天,千里之外的浙江莫干山越野挑戰賽也同時開賽。后者屬于TNF100系列賽事,這是亞太地區歷史最悠久的百公里越野跑挑戰賽,也是目前全世界越野跑賽事的標準制定方ITRA(國際越野跑協會)積分賽事。

據黃河石林越野賽官方稱,共有近萬人參加比賽和健康跑。而莫干山越野賽各級別比賽,合計有3970位選手報名。

多位越野圈人士判斷稱,莫干山比賽是上半年最大型的越野賽之一,而且完賽有ITRA積分,梁晶等多位越野賽大神選擇來甘肅跑,一般是受邀參賽,包括有一兩萬的邀請費,以及往返機票等,這也是獎金之外的收入。

一家戶外障礙賽公司創始人作者表示,越野賽更偏極限,動輒上百公里,路線拉得很長,對救援能力要求很高,對當地資源整合能力要求特別高,同樣辦一場比賽,做越野賽的賺的不如馬拉松高,費時費力且不討好。

上述體育公司創始人稱,對于地方性小賽事的運營成本,出于城市景點宣傳需要,一般政府及景區補貼大半,出個一兩百萬,合計收入兩三百萬,扣除運營成本,運營方能賺到七八十萬的樣子;大型知名越野賽事則大多靠品牌贊助費,加上選手報名費、政府補貼,能收入六七百萬。

首屆黃河石林越野賽舉辦時,甘肅晟景以150萬元的報價中標?;蛟S是因為主辦方覺得這個標價有點高了,在舉辦第二屆時,主辦方提出的采購價是100萬元。最終,由于三個投標方的報價均超過了這個采購價,該標的作廢。

值得注意的是,該中標價并不便宜。2018年7月,省會蘭州市也發布了一個百公里城市山地越野賽第三方服務項目的招標公告,該招標的采購價僅為30萬元,并最終以29.2萬元成交。

“隱秘”的賽事應急預案

對于甘肅晟景來說,除了要獲得來自主辦方的采購款項之外,對賽事的商業化開發也是他們盈利的一個主要方面。

公開信息顯示,從首屆賽事開始,甘肅晟景就在積極招商,并公布了相應價格。如,冠名費為280萬元,頂級合作伙伴為80萬元、起跑地貼為5萬元、展板logo費為200元等。

不過,由于這項賽事尚處于起步階段,名氣較小,愿意成為其冠名商、頂級合作伙伴的并不多。首屆賽事的冠名商為甘肅萬美實業集團,但實際上該集團一直都是甘肅晟景的關聯公司,持有甘肅晟景50%股權的張小燕,是甘肅萬美實業的法人。

此外,根據早期賽事的圖片,為該賽事進行贊助的主要為本地的銀行、純凈水、化工廠等。

那么,甘肅晟景要在這項賽事負責哪些事情呢?在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招標書上,采購方曾對投標方明確提出了10個方面的需求。

如,對賽事路線的勘察,實現央視、中國體育報、新華網、人民網、騰訊網等媒體的轉播,負責召集一定數量的國內外專業運動員參賽,負責運動員報名工作,負責獎牌、證書統計,負責運動員、裁判員獎金發放工作,在首都圈等地區的招募宣傳工作,等等。

備受關注的應急工作則不在10方面的需求上。招標書只是在“綜合評分”一欄上提到投標者應提供應急預案。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份應急預案的執行者就是甘肅晟景。那么,應急預案是什么?誰來執行這份預案?目前尚不得知。

不過,2019年第二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開跑之前,景泰縣政府官網曾公布了當屆賽事的應急預案。根據該應急預案,景泰縣成立了應急救援領導小組,由縣委常委擔任組長,保健局局長、公安局局長擔任副組長,甘肅晟景的工作人員則是11位組員之一。

該領導小組主要負責對突發事件應急保障工作集中指揮,組織有關部門力量,調用搶險救援人員等。在具體工作職責分配中,景泰縣衛健局需要負責醫療診治、緊急救護方案及相關預案的指定,以及醫療點的設置。同時,還要負責參賽者在奔跑過程中的急救車跟隨。

值得注意的是,景泰縣氣象局的工作人員不在應急領導小組中,該局在應急預案中也沒有分工。此外,作者也并未找到2021年第四屆賽事的應急預案。

缺失的補給站

目前,官方將甘肅黃河石林越野賽事故定性為“一起因局部地區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詳細調查結果暫未出爐。但根據已有公開信息來看,賽事執行方甘肅晟景在補給站設置、強制裝備要求、暫停中止比賽及應急救援預案等諸多環節出現了差錯。

“這次事故最大問題就是,最艱苦的CP2到CP3總共8公里的賽段,沒有設置補給站。”一位多次參加越野賽的跑者對作者分析稱,地形等因素導致補給站缺失,這在成熟賽事并不常見,一個賽段最高點要翻山頂,國外賽事會請高山救援人員協作搭建救援帳篷,存放藥品、食物補給,俗稱“觀察哨”。“其實騎個摩托車搭個簡易的帳篷,就能解決很大的問題。”

與馬拉松賽事強制要求每2.5公里設立補給站相比,諸多國內越野賽事由于缺乏監管機構的專業性標準化體系指導,很難貫徹類似國外成熟賽事的安全保障細則。

田協2021年4月份剛更新的越野賽事組織標準細則寫道,每10公里確保設置1個補給站,兩個補給站之間最遠不應超過20公里,并可根據比賽性質、天氣情況和參賽人員數量,將補給站的間隔縮短。

此外,這次出事的甘肅越野賽,為外界詬病的,還在于強制參賽者攜帶裝備名單上,僅有常規的號碼布、計時芯片、電子軌跡、GPS跟蹤器、照明頭燈、水具、救生毯、口哨、手機,關鍵時刻救命的風衣或沖鋒衣,僅和太陽帽、急救包等物品,被列為“建議裝備”。

作者查詢香港HK 100、喜馬拉雅、柴古唐斯括蒼、莫干山等國內成熟賽事規則,強制裝備名單上均包括沖鋒衣、防水外套等衣物,并會在比賽期間隨機檢查,如發現有裝備遺漏,增加罰分或取消比賽資格。

“UTMB賽事是一個‘半自給自足’的賽事,要求不管什么樣的天氣情況,要求選手在沒有任何幫助的情況下,必須具有獨自支撐2個小時的能力,安全和成績,這是裝備最重要作用。”UTMB創始人凱瑟琳在2016年一次采訪時表示。UTMB即為全球最負盛名的歐洲環勃朗峰越野挑戰賽。

參考ITRA(國際越野跑協會)認證標準,每項越野賽根據難度不同,有相應的參賽門檻,這一門檻由ITRA積分多少來決定,參賽者完成比賽的成績,獲得不同積分。比如剛剛去世的越野賽大神梁晶積分為913分,排名中國跑者第一位。

上述體育公司創始人認為,追責之外,我們更應該建立獎罰分明的越野賽機制,對賽事、參賽者、志愿者、救援等多個系統定下標準,并建立賽事準入退出機制,但也不能回到過去一刀切審批辦賽的老路子上。

央視報道稱,甘肅黃河石林越野賽事故后,5月23日晚,國家體育總局緊急召開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局長茍仲文指出,原有的以行政管理體系為主導的管理模式難以適應新形勢下監管任務要求,工作中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要抓好重大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有針對性地制定安全工作方案和應急預案,建立“熔斷機制”。

截至發稿前,廣州、昆明、內蒙古、喀納斯等多地的馬拉松、山地馬拉松、越野賽事,宣布延期或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