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低調的老牌VC,一筆投資爆賺70億美元
2021-05-26 10:29 VC

2這家低調的老牌VC,一筆投資爆賺70億美元

來源:東四十條資本(ID:DsstCapital) 作者:龔小貞

2018年,一家名為UiPath的科技公司拒絕了孫正義10億美元的投資,把2.25億美元的投資份額分給了硅谷的紅杉資本和Alphabet旗下的Capital G。

當紅的科技公司根本不缺頂級機構的支持,同時創始人還掌握很大的話語權,態度強硬。即便投資人口袋深、錢多,也不意味著必勝的競爭力。

精彩的故事還有。

UiPath上市前,它的早期投資人已經被紅杉挖走了。去年紅杉在倫敦新設了歐洲辦公室,一位叫盧西亞娜(Luciana Lixandru)的女投資人成為了第一位官宣的合伙人。

沒錯,盧西亞娜這個名字同樣充斥著陌生感,但她就是UiPath的A輪投資人。而在此之前,她是硅谷老牌風投Accel的歐洲辦公室合伙人。

這也曾掀起一陣波瀾。

而今年4月底,更多人知道了UiPath。它正式在紐交所敲鐘,市值超360億美元。

這個數字是什么水平?《金融時報》評價,全美軟件行業第三。而在更細分的研究機器替代人工的RPA(機器人流程自動化)行業,UiPath是龍頭老大。去年,它的營收超6億美元,服務客戶超8000家機構。

當初UiPath創始人拒絕了孫正義,孫正義轉頭便用3億美元投資了其競爭對手,也即是RPA行業老二Automation Anywhere,但這并未動搖UiPath的行業地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家公司是從歐洲小國羅馬尼亞起家,但走了國際化戰略,順利成為了少見的在美股市場迎來大爆發的歐洲公司。上一家是誰?早在2018年上市的瑞典流媒體公司Spotify。

所以,UiPath這家公司還可以用稀缺、不可多得來形容。它上市后,愛買科技股的華爾街新股神Cathie Wood也迫不及待下注了274萬股。

在這家公司恩怨情仇的資方角力背后,真正的贏家是Accel。但這還只是Accel在企業服務投資賽道上的冰山一角。

投資1.72億美元,回報近70億美元

過去Accel最知名的案例是Facebook,一筆賺了近百億美元?,F如今,他們投2C公司的巨額量級回報在2B公司上也實現了。

Accel共投資UiPath1.72億美元,IPO稀釋后持股19.45%,為UiPath外部最大股東。按最新市值粗略計算,賬面回報近70億美元。另外相比短則3年,長則10年的陪跑時間,這等待的周期也不短不長,恰好5年。

對Accel來講,這個案子無疑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橫向一比,這個單筆投資金額在企業服務投資賽道也足夠驚艷,超過了紅杉。截止一季度末,紅杉投資游戲引擎開發公司Unity的單筆回報約為58億美元,投資云計算公司Snowflake的單筆回報為54億美元左右。

來看具體的投資過程。

Accel先是在2017年投資UiPath A輪2000萬美元。毫無疑問,這就是投得早,又投得準的經典操作。

但他們做這個決定也和支持剛剛冒頭的初創公司略有不同。UiPath成立時間早,2005年,也就是說,在開啟A輪融資時,已經經歷了十幾年的生存考驗。并且從投資的角度來講,也存在參照物。2016年,倫敦已經出現了一家機器人流程自動化的上市公司Blue Prism。

所以很明顯,這中間少了些冒險的成分。

而對UiPath來說,這筆投資也非常關鍵,這是支持他們邁出國際化這一步的重要資金。在這之后,UiPath把總部從羅馬尼亞首都搬到了紐約。

后續,Accel也持續看好,在B、C、E輪均加碼投資,UiPath也受到了其他頂級機構如老虎基金、中國財團騰訊的支持,估值水漲船高。

但問題又來了,這是怎么投到的?《福布斯》的資料顯示,UiPath A輪投資人盧西亞娜和創始團隊有一個共同點,羅馬尼亞人。

盧西亞娜畢業于位于華盛頓的喬治城大學,曾在摩根斯坦利做過2年分析師。2011年開始,她進入了Accel,很長時間在倫敦工作。而UiPath創始人呢,他2001年搬去了西雅圖,在微軟當工程師,2005年,又回到了羅馬尼亞首都創業。

他們第一次聯系上是2016年11月,電話里聊的。

一連串截然不同的收獲

就目前來看,UiPath是Accel在企業服務投資領域最大的一筆收獲。但你會發現,Accel在這個賽道深耕多年,押中了一連串企業服務公司。

比如當前市值超540億美元的Atlassian、調查軟件公司Qualtrics,還有“美版釘釘”Slack。

這三家公司為Accel帶來最高回報的是Slack,Accel的這一筆投資賺了約30億美元。這家公司是Flicker創始人在做游戲產品不受歡迎后在2013年轉型成立的,它的每一輪融資都獲得了Accel的支持。Accel在這家公司的持股比例也很高,約為23.77%。

但有意思的是,通過Accel的這三筆投資你也能看到,除了要投得早、投得準,退出的時機也非常重要。

先拿Qualtrics來舉例。這家公司成立于2002年。Accel首次對其投資是2012年A輪,后續在B輪、C輪,Accel也連續加碼。但2018年,這家公司被千億歐元市值的德國軟件巨頭SAP收購時,估值是80億美元。而今年,SAP將其獨立分拆,送上了納斯達克。目前,市值為166億美元,翻了至少2倍。

更鮮明的是Atlassian,它的市值變化完整地體現了企業服務行業大爆發的趨勢。這家公司2002年成立。2010年,其開啟天使輪輪資,Accel參與。2015年Atlassian上市時,Accel持股11.2%,但當時上市后這家公司的市值不到60億美元,而如今,翻了整整近10倍。

如果Accel晚一點退出,回報或許又是另一番風景。但現實沒有如果,并且充滿了不確定性。

但就像那句被說了很多遍的話,好公司是不會一直被低估的。比如Atlassian,去年收入為16.1億美元,比2019年增加了4.1億美元。它的股價也明顯在上漲,已從去年初的120美元漲至現在的217美元。

而深耕一條賽道的結果也證明了,即使會有截然不同的回報,但依然不會錯過最好的時候。比如Accel就在UiPath這個案子上獲得了絕佳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