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華為總給人要造車的“錯覺”?
2021-05-25 16:01 華為

2為什么華為總給人要造車的“錯覺”?

來源丨中新經緯(ID:jwview) 文 | 付玉梅 常濤 編輯 | 林琬斯 審校 | 羅琨

“為什么華為總給人要造車的錯覺?”24日,華為發布《關于華為不造車的聲明》,長期關注華為的一名用戶發出“靈魂拷問”。也有用戶感慨,“華為除了造車本身其余都做了。”

“華為聲明不造車”好似一部輪播劇,連回應的臺詞都相差無幾。“華為不造車。這一長期戰略在2018年就已明確,沒有任何改變。”華為在最新聲明中強調。

在華為近日一系列的車企合作動態中,像上述用戶一樣有“錯覺”的人或不在少數。問題在于,我們應如何理解這一“錯覺”?又如何理解華為?

華為不造車

據不完全統計,華為此前已至少六次表示自己不會造車。其中,2019年1月,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首次表示“華為絕不造車,永遠不造車”;2020年11月,華為的內部文件明確“華為不造整車”,甚至提出“以后誰再建言造車,干擾公司,可調離崗位,另外尋找崗位”;一個月前的2021年4月,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又一次重申了“華為不造車”。

5月24日,華為發布《關于華為不造車的聲明》,稱有關華為造車的不實傳言,公司發言人已多次予以澄清,“今天,我們再次重申:華為不造車。”

華為在最新聲明中表示,華為認為產業界需要的不是華為品牌汽車,而是華為三十多年積累的ICT(信息通信技術)能力,來幫助車企造好面向未來的車,即為車企提供基于華為ICT能力的智能網聯汽車部件。

盡管華為一直否認造車,但相關傳聞卻不斷出現。近日,有報道稱,華為正在嘗試收購本土汽車制造商的電動汽車部門,包括尋求控制北汽藍谷新能源科技旗下的電動車品牌——極狐ARCFOX。該報道還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汽藍谷內部人士消息,雙方確實在密切接觸,但華為不太可能控股北汽極狐,入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今為止,我們并未投資任何車企。未來也不會投資任何車企,更不會控股、參股。以后,凡是議論上說華為造車、或者參股汽車制造行業,均為謠言,勿輕信。”華為表示。

“小米都造車了,華為為什么不造車?”徐直軍回應了外界的疑惑,稱華為“不造車”的決策是經過多年討論的。華為從2012年開始進行汽車相關研究,在2012年成立了車聯網實驗室。那時候還沒有自動駕駛的概念,只有電動汽車的概念,華為當時想研究電動汽車。

不過,華為在研究汽車的過程中發現,華為的技術在車上應用越來越廣泛,在汽車自動駕駛上的價值越來越能體現。“我和中國、日本、德國等汽車企業大佬都討論過,發現他們不需要華為造車,而是需要華為提供ICT的能力,幫助他們造好車。”他提到,2018年在三亞開會時,華為高層就明確了華為不造車,幫助企業造好車的戰略。

不造車,但賣車

為產業賦能是華為一貫的商業邏輯,在軟件生態上蓄力已久的華為,理應在智能網聯汽車賽道上大干一場。但眼下,華為似乎把希望寄托于其“朋友圈”身上。

華為在上述聲明中強調,公司選擇了北汽、長安和廣汽三家車企作為戰略合作伙伴,支持它們打造各自子品牌。用了華為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車,經華為授權才可以使用HI標識,代表Huawei Inside。

關于華為與重慶小康集團旗下的金康賽力斯的合作,華為表示公司是賽力斯SF5的電動部件和HiCar座艙部件的供應商。同時為了解決華為授權手機零售店在華為手機大幅減少情況下的生存問題,華為在支持部分零售店來銷售此款車,零售店可以獲得相應收益。

外界對華為造車的又一波猜測來自于華為近日與車企的密切合作。2021年4月12日,徐直軍就透露,華為將與北汽、廣汽、長安三家車企合作伙伴進行深度合作,打造三個汽車子品牌,并將在四季度陸續推出。

徐直軍介紹,每一個車型都將擁有“Huawei Inside”標識,代表該車使用了華為自動駕駛在內的ICT集成系統。盡管沒有“親自”造車,但Huawei Inside和三個汽車子品牌的出現,華為在車圈的刷屏率不可謂不高。

此外,最新的聲明已給每家車企的角色賦予明確定位,即北汽、長安和廣汽三家將采用華為自動駕駛解決方案,賽力斯SF5將采用華為電動部件和HiCar座艙部件,并進入華為門店售賣。

4月20日,在上海核心商圈南京路的華為旗艦店內,華為消費者業務掌舵人余承東宣布,華為智選正式開賣賽力斯SF5,這款車型會進入華為的門店和旗艦店。

華為智選是華為的生態平臺,圍繞智能家居、智慧出行、影音娛樂、智慧辦公、運動健康等五大場景選出高品質的生態產品。而賽力斯SF5是華為智選的首款汽車產品,高四驅版售價24.68萬元,兩驅版售價21.68萬元。

余承東表示,賽力斯SF5不是PPT汽車,今天開始預訂,5月份交車。據悉,賽力斯SF5是一款電驅動力強,增程跑得遠的高性能電驅轎跑SUV。在純電模式下,可實現續航180公里(NEDC),滿足城市日常通勤;最長可實現1000+公里(NEDC)續航。

那么,原先的手機旗艦店,為何開始賣車?余承東在直播中說道,被美國方面多次制裁后,華為手機業務受到影響,思來想去,華為決定賣車,可以彌補手機業務銷量受到影響造成利潤上的下滑問題。

同時,他也表示,華為終端5-10年的整體策略就是圍繞五大場景進行布局,在智慧出行場景中,已經推出HiCar解決方案,汽車BU(業務單元)幫助車企造好車,華為智選可以幫助車企賣好車,還要把設計、質量做好。而現在購物中心是汽車重要銷售渠道,華為在全國有5000多家門店,具有線下優勢。

摸石頭過河

電信與互聯網分析師、達睿咨詢創始人馬繼華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認為,華為布局汽車業務并非是手機受限后被逼無奈,但制裁確實加快了其布局汽車業務的進程。“華為入局速度快,目前算是摸著石頭過河。”

馬繼華認為,如果汽車進無人駕駛階段,華為自己出品牌汽車可能性極大。但目前看只是新能源輔助駕駛,車廠依然是產業鏈核心,華為自然還是技術輸出,價值最大化、風險最小化。做新產業的賦能者,這是華為幾十年來的商業邏輯。“一句話總結下來,華為自己造車還未準備好,但是面對造車風口機遇和企業發展需要,華為得沖上去。”

車企也是這么想的。對于為何牽手華為,長安汽車軟件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長安汽車智能化研究院副總經理張杰日前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回應,“華為在整車關鍵零部件及關鍵能力的布局上實力很強。對長安汽車來說,更希望在整體的能力上形成很好的互補。”

業界普遍認為,造車“2.0”時代已經到來。突出表現在于以科技公司為代表的“跨界者”紛紛下場造車,以整車制造商身份的更不在少數。那么,華為在顧慮什么?

“我相信華為也很糾結。”羅蘭貝格全球高級合伙人兼大中華區副總裁方寅亮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分析稱,華為需要在消費業務發展的瓶頸后找到新增長極,直接進入整車又會對零部件和系統業務的發展形成制約,也就是把潛在客戶變成了競爭對手。“對華為來說,或許要平衡好各個利益相關方的關系,這是一個博弈的過程。但是,如果做晚了,就有可能會錯失這一輪新造車的紅利。”

車展資料圖

事實上,聲稱“不造車”的華為已頻頻在汽車領域布局。天眼查App數據顯示,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近三年已公開百余項車輛相關專利,以及國際分類為“運輸工具”的商標,專利狀態多為“實質審查”,商標狀態多為“商標申請中”。

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華為不造車的戰略是長期評估的結果,現在的定位更符合華為自身的優勢。在汽車邁入智能網聯轉型的過程中,華為如果能成為一個很好的頭部供應商,成為新時代的博世,那也是一個很好的目標。“反之,如果自己去造車,很可能自己就陷入‘汪洋大海’里,做不好就被淹沒了。”

資本涌動

“華為造車”即便只是“錯覺”,也足以在資本市場引起連鎖反應。

作為行業標桿的華為,打造的朋友圈陣容并不突出。小康股份旗下的賽力斯此前還不被大多數人所知。抱上華為大腿后,賽力斯SF5銷量節節攀升,這的確將成為車企賬面上“好看”的成績。將自己定位成“供應商”的華為也不甘在幕后,而是多次為伙伴們站臺,高調推進合作。

資本市場也愿意為此“買單”。以小康股份為例,自4月19日被曝與華為合作造車后,小康股份的股價在13個交易日內接連收獲8個漲停、總漲幅高達111.24%,從年初至今,股價漲幅高達217.33%。

此外,5月21日,長安汽車在互動平臺表示,阿維塔科技將聚合長安汽車、華為和寧德時代三方資源,聯合打造高端智能電動汽車。當日,長安汽車漲8.46%,收報25元/股。

在24日華為重申“不造車”后,此前被熱炒的華為造車概念股全線大跌,其中長安汽車、北汽藍谷跌停,小康股份跌6.0%、廣汽集團跌4.3%。

24日收盤四家車企股價變動匯總

這些被套上華為“光環”的車企,未來還將繼續推出與華為的合作車,資本市場的表現值得繼續關注。同時,華為頻向車企拋出橄欖枝,在部分人看來是一場“試驗”。

“華為龐大的銷售網若要維持,只能嘗試用新的業務加持進去,所以拉來車企做商業試驗。華為前段時間讓造車消息發酵,或是想繼續擴大知名度和測試外界的反應。”鐘師表示,“現在紛紛擾擾的聲音太多了,華為最新的發聲也是自己把這個事情畫個句號。”

在方寅亮看來,各種消息滿天飛一定程度上也變成了壓力測試,在反饋消費者、資本市場、合作伙伴、整車廠的態度。不過,“最后在什么時間點、做什么,還是看華為自己的決策。”

分析人士指出,憑借華為的流量與情懷,要尋求短暫的銷量增長數字難度不高。不過,僅憑在車型上打標識,并非意味著真正注入華為的基因。若沒辦法形成強而有力的產品和陣營,華為Inside,不免在哪一日就變得“Outside”了。

導語圖為上海車展華為展廳資料圖;24日收盤四家車企股價變動匯總截圖來源:W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