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能成為第三大操作系統嗎?
2021-05-25 11:23 鴻蒙

2鴻蒙能成為第三大操作系統嗎?

來源丨新浪科技(ID:techsina) 作者 | 周文猛 編輯 | 韓大鵬

22年前,時任科技部部長徐冠華曾直言道,“中國信息產業缺芯少魂!”。其中的“芯”指芯片,“魂”則是操作系統。

22年間,中國科研及企業在這條路上前仆后繼,進展雖曲折,但階段成果顯著,此舉為國產芯片和操作系統的發展奠定了基石。

新時代中,麒麟、澎湃、鴻蒙等“芯魂”紛紛崛起——防守反擊,拉開帷幕。

一周前的一個夜晚,余承東在朋友圈突然訴苦道:“美國四輪制裁讓我們消費者業務舉步維艱。因為制裁限制,很多產品沒法生產了而導致嚴重缺貨,實在是對不住消費者的厚愛與期盼”。

這已是余承東近一個月內第二次在朋友圈發聲,他直言“制裁一輪比一輪狠毒”。

所幸東方不亮西方亮。一個為數不多的好消息是,華為的鴻蒙操作系統正在受到廣泛關注。此前,華為悄悄開通鴻蒙OS的官方微博賬號,在一條內容都沒發的情況下,該賬號便快速地收獲了8萬名粉絲。隨著鴻蒙操作系統6月初即將開始規?;扑瓦@一時間節點的臨近,新一輪的討論已開始醞釀。

由“備胎”逐步轉正的曲折經歷,使得鴻蒙一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更肩負了某種特殊的使命,同時也被寄予了國人渴望看到一款國產移動操作系統的殷殷厚望。然而,面對早已格局穩固的手機操作系統市場,鴻蒙需要挑戰的卻是Android與iOS這兩座早已獨占行業多年的高峰。

在剛剛結束的谷歌開發者大會上,谷歌發布了Android 12,并且在其公布的合作伙伴名單中剔除了華為。這意味著,Android12已不再適配華為手機,谷歌和華為已正式決裂。一方面,是大家渴望見到一款國產操作系統的群情激昂。但另一面,巨頭們卻早已樹立起了森嚴的高墻。

擺在鴻蒙面前的,似乎除了繼續前行,已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鴻蒙做生態,這事兒很難”

事實上,從2019年5月起,隨著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后,谷歌開始響應政府舉措,逐步縮減對于華為的服務范圍。期間,鴻蒙這一華為潛心規劃并打造的“備胎”操作系統,也在華為與谷歌的關系頻頻變動的過程中,不斷地浮出水面,開啟自己的轉正之路。

“此次華為正式缺席Android12發布名單,這意味著后續華為的新款手機想要繼續運行,操作系統大概率只能采用舊款安卓系統,或是自家的鴻蒙系統。”長期從事Android底層代碼編寫的張鵬對新浪科技表示。在其看來,被Android12排除在外后,鴻蒙被迫轉正了,這為其立志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操作系統留下了充分的理由。

但是,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歷史上,渴望做操作系統的企業不在少數。從WindowsMobile到三星Bada,又或者從火狐FirefoxOS到諾基亞Meego。這些操作系統都曾經風靡過一時,但最終都銷聲匿跡,如今只剩下Android和iOS兩家,前者占據了全球68.63%的市場,后者占據了30.99%的份額。

在某B輪開源操作系統企業創始人李桐看來,其實做操作系統最難的并不是代碼的實現與開源,能否在整個操作系統上引入越來越多的產業合作伙伴,讓他們一起為用戶提供更加多樣化的產品與服務,這反而才是最重要的。

“歸根結底,對于操作系統而言,生態才是最為重要的”,李桐表示,目前鴻蒙正在做的是L2級操作系統,在內核上采用Linux,未來并不打算兼容Android,這相當于鴻蒙希望培養形成自己的應用生態。但是對于目前已經屬于成熟市場的手機操作系統領域而言,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手機這個場景上,事實上我是看淡或者偏悲觀的。因為這個是一個純應用生態的場景,不是不可以做,而是付出或許是10,但收獲可能只有1。畢竟,這一領域的產業格局已經非常成熟與清晰了,玩家就只有Android和iOS兩家。”李桐表示。

在他看來,相比于Android以及iOS系統均擁有超過百萬計算的應用,華為HMS服務的應用僅有10萬款,其與前兩者之間的差異無疑是巨大的。尤其對于海外市場而言,在谷歌、蘋果應用均對華為作出隔離之后,由于海外市場消費者對前兩家公司的依賴過于嚴重,短期內鴻蒙系統的國際化之路很難有太多出色表現。

16%市占率是生死線

那么,對于鴻蒙而言,究竟在什么樣的條件之下,其才有可能真正地發展成為全球第三大操作系統?或許,這一問題目前沒有任何一位行業人士能夠給出確切答案。不過此前華為消費者業務AI與智慧全場景業務部副總裁楊海松提出的“16%市占率”,則可以為外界衡量鴻蒙能否取得成功,提供一個新的標準。

楊海松透露:“對于操作系統這類底層平臺而言,軟件使用量、市場占有率是它能否活下來、能否成功的核心因素,而16%的市占率則是一個生死線。”而為了邁過這16%市占率的生死線,華為今年需要完成的目標是——搭載鴻蒙系統的設備數量需達到三億,其中自有設備占2億,生態合作伙伴的設備數量為1億。

只不過對于外界而言,鴻蒙今年連接3億設備的可行性似乎遭到了外界的質疑。此前,在終端設備方面,智能手機一直是華為設備數量增加的重要支撐。但由于缺芯等問題的影響,2021年Q1,華為手機出貨量暴跌18%,目前全球市場占有率僅剩4%。從曾經的全球第二直接掉到了全球第六,華為最為得力的手機終端業務,受到了嚴重影響。

“預計今年華為手機在國內市場的出貨量只能達到6000萬部,這與它預期今年能有1億部手機支持鴻蒙系統是存在巨大差距的。”李桐表示。

當然,對于鴻蒙操作系統而言,其最大的特色還在于其是一款面向全場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統。這意味著,他將不再僅僅依托手機作為核心體驗,當手機產量下滑的時候,華為還可以通過支持可穿戴設備、電視,乃至新增的車機等設備,來實現16%市占率的目標。

根據最新消息,華為近期已宣布將HiLink與HarmonyOS統一為HarmonyOSConnect,將面向1+8+N生態伙伴硬件產品實現技術認證品牌歸一,以鴻蒙OS作為全場景智慧生態底座,讓HarmonyOSConnect產品天然就能成為HarmonyOS超級終端的一部分,為消費者帶來跨端體驗。

據此前余承東公布數據,截至今年1月末,HiLink生態的用戶已經超過5000萬,連接設備超過10億臺。伴隨著HiLink與HarmonyOS的進一步統一,這或許有望進一步提升鴻蒙接入設備的數量。如果能夠成功達成16%的市占率目標,鴻蒙可以說是成功跨越了生死線。但最終的結果將會如何,目前并沒有定論。

“事實上,對于HiLink與HarmonyOS所致力于連接的物聯網設備領域而言,數據以及場景的割裂程度一度極為嚴重,而且長期難以得到解決。鴻蒙企圖憑借一己之力改變現狀,難度不小。”張鵬表示。

此前,楊海松曾在采訪中表示,鴻蒙系統完全開源開放,歡迎第三方的手機廠商使用鴻蒙系統,一起開源共建。但有趣的是,榮耀手機原本作為華為體系下的產品,在技術上本該是最有可能快速接入鴻蒙系統的,但榮耀CEO趙明卻在最近一次發言中表示,目前榮耀會更傾向于安卓系統。

可以預見,除了榮耀之外,國內包括小米、OPPO、vivo等主流手機廠商,短期內考慮采用鴻蒙OS的概率其實并不大。

情懷與理性,更多的人選擇了后者

一直以來,外界對于鴻蒙系統都抱有著極高的期望,這或許更多地來自于愛國情懷。此前,鴻蒙系統6月初即將規?;扑偷南l出后,新浪科技做了一份大家是否會搶先體驗的用戶調查,在收到的2.4萬用戶投票結果中,2.1萬投票者表示愿意參與體驗,支持率高達87.5%。

但超高的支持率,并不代表著消費者對于鴻蒙的擁躉是無條件的。同樣是在由新浪科技發起的另外一次用戶調查中,有接近83%的用戶表示看重人機交互與可適配App應用,無條件支持的人占比不到17%。

對于消費者而言,他們更加關注的仍然是產品的實際性能。

一個直觀的例子,自從華為因為芯片問題銷量遞減空出市場后,蘋果大中華區的營收卻同比增長87%,蘋果從華為流失市場處所獲得的利潤,遠遠高于小米、OPPO、vivo等國產手機所獲得的利潤。

另一組數據來自Canalys報告。該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度,vivo奪得國內市場桂冠,出貨同比猛增79%,達到2160萬臺;OPPO以2060萬臺出貨名列第二;華為下滑至第三,2021年第一季度出貨1490萬臺(獨立后的榮耀以近500萬臺位居第六);小米和蘋果分列第四和第五位,分別出貨1350萬臺和1200萬臺。

余承東也在近期的朋友圈中肯定了這一說法。他直言:“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美國對華為進行了四輪制裁,一輪比一輪狠毒,把華為消費者業務逼到極端困難,無法發貨。他認為,華為的高端市場主要都讓給了蘋果公司,中檔及低端讓給了三星、OPPO、vivo和小米”。

由此可見,消費者們在作出購買決策的時候,往往會更加地理性,更多地選擇相信品質,很少摻雜過多的個人情緒。即使是在大眾營銷層面鴻蒙贏得了輿論的勢能,但是到了真正對外提供服務的時候,企業之間比拼的往往靠的是硬實力。在失去了Android技術更新的支撐后,鴻蒙需要獨自重新做生態,過程中卻又面臨著真正懂鴻蒙系統的開發人員數量不多,搭載鴻蒙OS設備可供選擇App服務等方面的問題挑戰。

在成功跨過了16%的生死線之后,鴻蒙的路,依然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