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醫美坑慘的年輕人
2021-05-25 10:55 醫美

2被醫美坑慘的年輕人

文 | 深燃(shenrancaijing) 作者 | 周繼鳳 王敏 唐亞華 李秋涵 編輯 | 周繼鳳

這年頭,沒捱過兩針水光針,沒吃過熱瑪吉的苦,沒割過雙眼皮,似乎都有些落伍了。

容貌焦慮越來越嚴重的當下,為臉砸錢開始變得越來越普遍。

相比于化妝,醫美更加一步到位,能夠快速實現顏值“飛躍”,而且操作簡單恢復快,憑借著這些優點,醫美項目也緊緊地抓住了年輕人的心。有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醫美消費者平均年齡24.45歲,90后成為醫美的主流消費者。

旺盛的需求不僅促進了市場的發展,也催生了不少行業亂象。艾瑞咨詢統計,2019年中國具備醫療美容資質的機構約1.3萬家,合法醫美機構僅占全行業的14%,新氧的數據則顯示,國內醫美行業正規診所僅有9500家,而無證診所則有6000家。

大量的不合格診所混跡在醫美市場上,因行醫資質不足產生的醫療糾紛屢屢發生,過分追求美麗而引發不良后果的例子并不鮮見。

在變美的道路上,到底有多少坑等著消費者?我們和五位被醫美坑了的消費者聊了聊,他們講述了自己的教訓。

有人因為做熱瑪吉而差點兒毀容;有人被忽悠著辦了十幾萬的卡,結果做了很多沒什么效果的醫美項目;有人去黑作坊做了雙眼皮手術,花了冤枉錢;還有人被莆田系的醫院欺騙去做了正畸,結果拔錯了牙,到現在牙齒之間還留有縫隙……

在變美的道路上,山高、路遠、坑多,正如一位醫美從業者說的:醫美是賭博,沒有準備足夠的資金和承受風險的能力別來。

在美容院存了18萬,交了不少“智商稅”

莎莎 | 38歲 互聯網公司商務

今年春節假期后,我有個閨蜜看到朋友做完熱瑪吉后效果非常好,于是也去了同一個診所、同一個醫生那里做熱瑪吉。她是上午去的,我中午發微信問她效果如何。我當時是想,如果她回復說效果不錯,我就立馬開車直奔那個診所。

但是她一直沒有回微信,直到傍晚才打電話告訴我,她做完之后身體不適,低燒了,剛從醫院出來。而且那段時間她的臉一直處于灼燒狀態,晚上睡覺都不敢側著,生怕碰到臉。大概過了兩個月,她的臉還是水腫的,臉上還有皺褶,抹上藥還會往外排膿水。

這個項目可能真的是因人而異,因為閨蜜的朋友做的是完完全全一樣的項目,但是效果就很好。而我這個閨蜜,到現在4個月過去了,臉都還沒有完全恢復。

本來我就有點怕這類醫美項目,再加上有閨蜜的前車之鑒,我再也不想輕易嘗試那些打針、動刀的項目。不過,我在一些“初級醫美”項目或者說美容保養類的項目上可是花了不少錢。

2019年5月,我上完瑜伽課后決定去家附近的一個高端女性會所體驗一下,保養保養自己。到了店里,店內人員就開始推薦:“女人到了35歲,雖然看起來還年輕,但其實身體已經開始走下坡路,而且衰老是先從卵巢開始老,現在有卵巢保養的項目要不要體驗一下?”

我聽到這里,立刻決定先花幾百塊錢體驗一下,這個項目主要是精油按摩,輔以針灸,再用鹽袋熱敷,幫助卵巢經絡排毒。做完之后對方就開始推薦辦卡:“我們現在有一個活動,原價23800元,打完折19800元,可以做10次。”因為體驗的感受不錯,我答應了辦張卡,從這開始,我就走上了“不歸路”。

剛交完錢,我問她們:“卵巢保養好了,是不是我臉上的斑就會沒了?”一聽到這兒,對方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推銷:“姐,我們現在有德國進口的VE祛斑,體驗一次99元,你要不要體驗一下?”我就又交了99打算先體驗一次。

VE祛斑是先面部清潔后涂上精油按摩,然后針灸長斑的地方,最后再照紅光、藍光燈。體驗完之后,對方又開始推薦辦這個項目的卡,活動價格是20次9999元。接下來我還體驗了肌膚緊致的項目,用機器在身體不同部位進行按摩,體驗后我又充了卡15次31800元。

一項一項加起來,我一天就在這家店花了六萬。我是下午兩點進的店,等做完這些項目出來,就已經晚上10點多了,晚飯都是在會所吃的。

接下來每個周六的下午,我基本上都是這樣在美容院度過的。而且在推銷下,我還不斷充值新的項目,比如眼部護理去紅血絲、去角質、暖宮等等。最多的時候,有五六個服務人員圍在我身邊給我做各種項目,我辦的卡里余額最高有18萬。不過2020年之后,因為疫情、工作忙碌等原因,我去的次數少了,現在卡里還有15萬左右沒有消耗。

花了這么多錢,確實有的項目會有效果,也一些項目會比較坑。比如卵巢保養其實就是女性的智商稅,精油很難被吸收更別說輸送到卵巢;肌膚緊致,就只有一天的效果;暖宮的那些設備和物料,我在淘寶上看到300多塊就能買一套……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做這些項目的過程中,身體還是非常舒服和放松的,所以我不后悔在卡里充了那么多錢。

我覺得,女生必須要懂得好好保養自己,愛護自己的身體。不過,短時間內我的心理陰影還沒有消除,所以肯定不會去嘗試那些打針、動刀的醫美項目,我現在只想著閑下來之后先把卡里的15萬消耗完。

花1800元做的雙眼皮三年就消失了,修復花了1萬多

喬喬 | 30歲 互聯網從業者

我從小就想有雙眼皮,剛上大學就鼓搗著貼各種雙眼貼,但是用過雙眼貼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個東西不僅貼起來麻煩,還經常飆到眼皮上面,被人看到特別尷尬。于是我開始研究做雙眼皮,最開始打聽了幾家醫院和美容機構,都要好幾千塊錢,我被嚇退了,畢竟學生黨實在沒什么錢。

后來我發現宿舍有一個女孩做了雙眼皮后效果還不錯,于是在她的介紹下我去了一個當時叫“工作室”,實際上就是“黑診所”的地方。“黑診所”位于一所居民樓里,里面擺放了一些美容護膚產品,墻上掛著某某老師去韓國學習的證書,也沒什么正規的手術室、儀器。

我本來想著先咨詢一下,沒想到,到了現場,一位“醫生”大姐就開始忽悠我。她說埋線法做雙眼皮特別簡單,往眼皮里放一根線,一點都不疼,做完之后假如不滿意還可以取出來,不會有任何風險。一輪討價還價后,大姐說可以1800塊錢給我做雙眼皮,我被說動了。

在我還充滿各種疑問時,她就把我帶到了一個小房間里,躺在床上,我一邊詢問需要恢復多久、會不會失敗,一邊感覺到大姐在我眼睛上敷了麻藥,隨后她就像拿針縫衣服似的在眼皮上上下穿插。我感覺也就過了十來分鐘,大姐就說,“好了,結束了”。

我當時都震驚了,心里想:“這么容易就做了個我惦記了好幾年的手術?”做完后我感覺眼睛有些腫,但是自己可以走路坐車,我就和舍友回學校了?,F在想起來還是有點后怕的,只能說女生愛美起來,真的是什么力量都阻擋不了。我平時怕疼怕這怕那的,那時候竟然隨便就允許一個不正規的作坊、一個都不能稱為醫生的人在我眼睛上做了手術。

后來我才知道,這個小作坊的老板和我們學校周邊祛痘美容的小商家達成了合作,小商家會幫他們招攬想做雙眼皮的學生。那位大姐有時候去學校“上門”給學生做雙眼皮,提前約好后,到周末,她拎個箱子帶著工具,去學校給十幾個學生做雙眼皮,場面非常壯觀。

這個手術倒是沒出什么大的意外,但是僅僅在三年后,我的雙眼皮就慢慢回到之前單眼皮的狀態了,相當于白做了。沒辦法,我又去北京一家正規的醫療機構做了修復,花了一萬多塊錢。

不過我做完雙眼皮之后基本上沒人看得出來,親戚同學們后來見面后只會說一句,“果然女大十八變,越來越漂亮了”,我心里也美滋滋的。

到現在我還是支持適度的微整形的,但我不太能接受危及生命的一些項目,比如整鼻子、削骨、隆胸。大多數女孩子會有自己不滿意的一些部位,做點適當的微調整,在大家不知不覺中變美的感覺還挺爽的,唯一要提醒的是,不要去黑診所、小作坊。找正規醫院或醫療機構操作,風險會小很多。

聽信“整牙會讓風水更好”,結果被醫生拔錯了牙

李芳 | 40歲 會計

我去年去矯正了一下牙齒,沒想到一腳踩到了坑里。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貌似做醫美整形踩的坑會比較多一點,其實從我的親身經歷來看,牙齒矯正里面也有很多坑。

我當時有一顆門牙有點兒外露,其實挺影響美觀的,所以我就想著能不能矯正一下牙齒,讓外露的門牙恢復正常。

后來有朋友推薦了一所牙齒矯正診所,我就去了。說實話,從一開始我就隱隱約約覺得這家醫院有些奇怪,因為我一直都沒怎么見到醫生,都是他們的咨詢助理在和我談話。而且醫生問診的時候,只是簡單地看了一下我的牙齒,沒有拍CT也沒有做什么檢查就出方案了。

但是本著對醫生的信任,我沒有多想。這家診所的咨詢助理很會說話,我最開始還比較擔心,我都40歲了,拔牙會不會有風險。他們的助理一直在誘導我,說他們有個客戶已經四十多了,讓我放心。這位助理一直在勸我趕緊下單,說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整牙會讓家里的風水變好,更加聚財。又說我五官各方面都不錯,除了牙齒有點兒外露,做完后一定更好看。

我心想,如果能把我的牙做好也可以,就同意了。

醫生當時出的方案是拔掉前面四顆牙。我隔天拔完牙之后,發現牙與牙之間竟然存在挺大的牙縫,嚇得我立刻去其他大醫院咨詢。

多家醫院的醫生都說,給我做矯正的方案存在問題,有些牙甚至拔錯了,導致我的牙永遠存在拔牙的縫隙。其中一家醫院的醫生直接建議我把拔牙的地方再種上。

后來我才知道,其實成年人做正畸是存在風險的。這些風險,給我做矯正的那家醫院完全沒有提過。我調查發現,給我拔牙的那個醫生,對外宣稱是正畸中心主任,正畸了8000家病例,但實際上那個醫生拿到執業醫師資格證書才不過四年。我查詢國家相關政策了解到,如果要做主診,需要具有5年以上從事美容牙科或口腔科專業臨床工作經歷,顯然這家機構存在虛假宣傳的情況。

這家所謂的正畸中心其實是莆田系醫院,前段時間還把一個女孩做成了骨開裂。沒想到因為一顆牙牽扯出這么多事情來,一氣之下,我以沒有告知我風險為由把這家機構投訴到了衛健委。多方查證后,衛健委對這家機構下了行政處罰。

做整形麻醉前沒檢出懷孕,我被迫打掉了孩子

黛露 | 29歲 演員

我是一名演員,本身就有上鏡需求,所以做醫美對我們來說其實算是蠻常見的一個情況。最近眼瞼下至比較火,所以上個月我去一家叫上海馥蘭朵醫療美容機構做了這項手術。

其實手術本身沒有什么問題,一切按常規來,體檢完上了之后上手術臺,手術也很快就做完了。

但是我那個時候大姨媽推遲了,所以在手術完的第二天特意詢問了對方,“我昨天驗尿沒什么問題吧。”對方信誓旦旦保證沒什么問題。

三天后,我大姨媽還是沒有來,我有點慌了。沒想到一檢驗,發現真的懷孕了,而且懷孕了2-3周。

之前的眼瞼下至手術是打了麻藥的,所以我很擔心麻藥會對小孩有影響,就去咨詢了三甲醫院的醫生。醫生說麻藥確實可能會對小孩子的神經系統有影響,但是具體影響到什么程度,目前沒有辦法估量。最后,出于無奈我不得不把這個孩子打掉了。

整件事情,我最憤怒的點在于,機構在我體檢時,什么都沒跟我說。

事后,當我拿著驗孕的結果詢問這家美容機構時,對方一口咬定說沒有檢測出來。實際上,我后來又問了三甲醫院的醫生,醫生說我懷孕這個時間段,也就是我做手術那天是能查出來懷孕的。

后來,我又投訴到衛健委那里,衛健委去調查時,他們又不承認抽過血了。但是一般醫院做半麻以及全麻都是需要抽血驗尿的??傊?,出了事情之后,這家機構一直甩鍋。最后沒辦法,我只能將他們告上法庭。

醫美是賭博,沒有準備好就別來

丸子 | 25歲 醫美行業從業者

我從畢業起就想要成為一名醫美從業者,但入行后才發現這個行業里的坑實在是太多了。

我遇到過有整容醫院打著招聘的幌子,來讓你花錢做整容項目。它不是讓你直接整,而是把這個過程滲透在招聘和培訓里,比如面試的時候問一些迂回的問題,把有整容意愿的人留下來。再比如說入職前要培訓一個星期,就在這個時候對你封閉管理,打聽你對臉部哪塊不滿意,勸你現在可以整。并且還給你畫大餅,說你整了某某項目后,就可以變成醫院的咨詢師,自己有經驗了,面對顧客才有信服力。

他們給開出的價格是嚴重高于市場價的,如果你手里沒有那么多錢,就忽悠你做分期付款,還騙你說錢可以賺回來,甚至讓你去酒吧、蹦迪認識一些其他人,介紹過來整容,賺一些拓客提成。但實際上,正規美容醫院根本不會這樣。

這些醫院的人不管你適不適合做整容項目,就是想你花錢,而整容手術過程里,從業者素質和專業性都很差,甚至會給消費者帶來很大的傷害。

我有一個朋友,隆鼻做了四五次都沒做好,很絕望。后來有朋友說某某醫院不錯,她沒有查醫院資質就去了,醫生面試、候診都表現挺好的,她當時就交了6萬(總費用的一半)。然而馬上要上手術臺了,她才發現醫生沒有來,于是問護士,對方說要等一等,你的手術材料,還在貨車上。

她那時候就覺得醫院不專業了,但已經騎虎難下,就還是做了。做完之后剛開始她還覺得挺滿意的,結果過了不到一個星期,她突然感覺鼻孔中間有東西穿出來了,她摸一下,發現是假體掉出來了,她就發消息問醫生。醫生說,我們醫院倒閉了,我們真的是覺得又崩潰又好笑。

在這個行業越久,我越覺得醫美其實就是賭博。

這里面很多項目是不可逆的,你的臉還沒有動過的時候,動哪里都容易,但一旦動壞了,它的影響就一直留在你臉上了。我見到很多人都是剛整完覺得效果不錯,隔了一兩個月才發現臉崩了,給你做的工作人員到底專不專業、負不負責任,有沒有把真正的風險和副作用告訴你,都是問號。

并且這個行業還有一個模糊地帶在于,效果很難評估。醫院只要沒給你整壞,沒有嚴重到弄瞎之類的,哪怕給你把鼻子整歪了,對方都覺得沒有給你造成任何傷害,只是給你整的你不滿意。所以,消費者維權起來很麻煩。

正規的醫美機構和醫美項目,的確是可以改善人的形象,沒有那么可怕。但是涉及手術級別的,比如隆胸、抽脂、磨骨等等,這些都很危險,一定要考慮清楚,沒有強烈訴求的話不建議做,要做也要準備足夠的資金和具備承受風險的能力。

真想要做整容手術,最好找有資質的正規醫院,不要相信主動來聯系你的人,這很可能是醫托。實際上,有些醫美項目并不適用于每一個人。要明確哪些項目適合你,很多醫美工作人員都有一套“銷售心理學”,煽動你付費,千萬不要一時沖動就付款,要多面診幾家,再做決定。而且不要只跟醫美咨詢師聊,一定要跟醫生直接溝通。

前期了解得越多,后期才越有機會避坑。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莎莎、喬喬、李芳、黛露、丸子皆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