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殺死”長綜藝?
2021-04-12 14:14 短視頻

2短視頻“殺死”長綜藝?

來源丨毒眸(ID:DomoreDumou) 文 | 龍承菲 編輯 | 何潤萱

幫助綜藝節目開疆拓土的短視頻,或許正在成為一柄“回旋鏢”。

每逢一檔綜藝上線,人們點開同期的微博或短視頻平臺熱搜,順著熱門話題一個一個點開來,往往不到20分鐘就能刷完一期節目最為精華的部分,比如就算沒有看過《創造營2021》,也能知道想要逃離?;◢u的利路修。在茶余飯后的社交場景中,不至于做一個失語的、落后于潮流的人。

相對而言,完整地觀看一期綜藝節目,似乎也沒有那么重要。毒眸注意到,抖音上#我在抖音看綜藝#的話題,有超過350億次的點擊量。

短視頻的流行早已不是新鮮話題,而同為娛樂消費產品,綜藝不可避免地受到短視頻的影響:它們嘗試短視頻綜藝,推出衍生短節目,并通過在微博、抖音、快手等平臺投放短視頻宣傳;但觀眾或許只想看節目中的高光時刻,并不需要了解一整期節目的內容。

在燦星文化副總裁、《這!就是街舞》(以下簡稱“《街舞》”)總導演陸偉看來,短視頻一定是分流了長視頻的流量,只不過相較目前能夠給長視頻帶來的社會影響力和導入的新用戶來看,目前來看還是屬于雙方雙贏的階段。

燦星制作節目制作人、《中國好歌曲》《跨界歌王》總編劇兼副總導演宋靜也提到,曾經傳統的電視媒體人需要轉變觀念,進入互聯網平臺制作網絡綜藝,而當下正面臨著一個新的節點,即互聯網平臺到短視頻平臺的跨越——它一片空白,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摸索。

“借用狄更斯的話:這是失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宋靜說。

短視頻的“步步威逼”

每季度都沖在一線、準時收看綜藝打發時間的伽伽,今年卻只在微博上看完了所有的選秀。

她知道《乘風破浪的姐姐2》(以下簡稱“《浪姐2》”)中陳小紜因為爭議表現上了熱搜,了解《青春有你3》《創造營2021》的大多數成團位選手和熱門CP,對搞笑片段和舞臺如數家珍,卻至今沒有打開上述任何一檔綜藝的完整節目。

對她來說,這些節目的模式已經讓她過分熟悉了。

目前綜藝市場的頭部節目幾乎被“綜N代”把控。云合數據顯示,在第一季度的網綜有效播放榜單中,除了一檔衍生綜藝,有效播放TOP10有7檔都是“綜N代”,甚至有5檔都在6季以上。 但是,不少節目整體的模式并無較大的改變,《奇葩說》《吐槽大會》等節目還可能因為話題和嘉賓不同帶來較強的新鮮感,《浪姐》等選秀節目本質仍是舞臺競演。

“(節目)模式你已經很熟了,嗑CP正片可能就只有那幾分鐘,完全可以直接看豆瓣,”伽伽提到,“而且101選秀每年都來一大批新人,哪個都不認識,公演舞臺得要很炸(我)才有點開的欲望。”

另一方面,綜藝不斷拉長的時長,也成為了阻攔她點開節目的一道門檻。 毒眸往期文章《現在的綜藝,比<魔戒>還長了?》中曾經提到,隨著劇情式真人秀的全面崛起,嘉賓成長線、人物關系的塑造和劇情發展轉折的呈現,成為了大型綜藝的基本標準,節目組必須要拉長綜藝的時間以完整講述一場鋪平墊穩、起承轉合。

因此,大型真人秀們不再滿足于120分鐘的節目時長,去年年底收官的《演員請就位》第二季,最后兩期節目正片上、下集相加后均在4小時左右。

而大眾閱讀習慣的碎片化,讓觀眾更能夠接受短視頻,而非長達兩個小時的綜藝。“我覺得這些節目實在太長了,”伽伽對毒眸抱怨,“要么從開始就每一期都追,不從最開始看,從中間開始補的話,真的跟不上,最后就覺得看看cut也行。”

看了四年選秀的秀粉格子也告訴毒眸,往年她會連帶著衍生節目一起看完,甚至每期正片可能會看兩遍,但是今年的選秀因為戰線太長,跟上進度比較困難:“雖然都看了豆瓣和微博,但目前兩個節目我都停留在第二次公演,前面還有很多部分是跳著看的。”

短視頻對受眾注意力的占據,也倒逼長視頻綜藝產生變化。 最先受到影響的是營銷端。與抖音快手相比,社交平臺屬性的微博中,短視頻的功能更趨向于長尾宣傳,而非流量競爭。

一位宣傳告訴毒眸,在短視頻的熱潮之下,對于當下的綜藝節目來說,在社交平臺投放短視頻進行宣傳,已經成為了必要的營銷手段,尤其是節目中的搞笑和高光片段。今年《創造營2021》張嘉元、付思超、任胤蓬的初評級舞臺《How you like that》,就在微博收獲了678萬的播放量。

其次是生產端。愛奇藝高級副總裁、知名綜藝制作人陳偉也曾告訴毒眸,在網綜市場的競爭中,一些從業者團隊可能會被淘汰,但不一定會離開視頻創作行業,而是進入短視頻內容制作。

此前也有KOL曾經告訴毒眸,一些綜藝由于內容豐富,且相比影視內容更加松散,本身就更適合裁剪成短視頻片段。宣傳團隊從一期長達兩小時的綜藝中,選出數個5分鐘以內的、包含熱點或爭議話題的視頻片段,引起觀眾大量討論后,可以登上多個熱搜,這比過去一期完整節目登上熱搜的機會要高得多?!秳撛鞝I2021》甫一開播,就攜帶著“請給韓美娟一個reaction機位”等話題登上了58個微博熱搜。

飯圈有一句頗為嘲諷的話術,用來形容不少熱搜“包年”的流量明星:“買500個熱搜,豬都能紅了。”話術雖然粗糙,但卻較為直接地點出了流量時代的“財富密碼”,而對綜藝節目來說,它或許同樣成立。

但一體兩面大量營業熱搜,也必然導致部分觀眾放棄觀看正片,只在抖音快手看“綜藝”。以抖音為例,#我在抖音看綜藝#的話題,就有超過350億次的點擊量——短視頻滿足了他們的需求,便不需要再點開完整的節目。

一個需要90分鐘踢進的球

就像劇集cut的流行催生了一批段子劇那樣,綜藝的頻繁被拆條也讓一些觀眾開始擔心:短視頻的短平快邏輯是否會影響長綜藝創作邏輯?

面對這個疑問,毒眸采訪的創作者們,幾乎都給出了否定的答案——碎片化的剪輯邏輯,與長綜藝并不適配。

“短視頻的Cut應該是給他的加分項,而不是本末倒置的方式,”宋靜用電影舉了個例子,“比如說我在拍一部電影,但是我知道電影要在院線上映之前,給出很炸裂的、很高密度的爆點的節奏感非??斓男麄髌?,但是我不會因為要宣傳片而改變我電影的節奏。”

一言以蔽之,長視頻綜藝不能簡單地等同于數個短視頻之和。

縱觀整個綜藝市場,真人秀仍然是當前長視頻節目的主流類型。而知名綜藝節目制作人岑俊義曾經在接受骨朵采訪時提到,劇情式真人秀看的是人的性格和故事線,這是觀眾愛看的部分。

雖然真人秀節目無法和電影的內容密度相比,但它所包含的所有劇情線和信息量,也依然需要層層遞進。

陸偉給毒眸打了個比方,《街舞》中韓宇的“七殺”是第一季的名場面,如果單獨剪輯出來大概在20分鐘左右,足以讓觀眾看到一場精彩的斗舞。

但在此之前,韓宇的故事卻比舞蹈本身要跌宕得多:他所在的團隊曾經對團體舞蹈作品信心十足,卻輸給了淘汰后重返舞臺的王子奇,在淘汰的臨門一腳,終于等來了斗舞證明自己的機會。“他為什么會到這個境地、為什么能夠迸發出這樣的能量……如果前面這些全都不鋪墊,這個背水一戰的高光時刻,還有選手的英雄氣概,其實全部都會是被削弱的。”

他認為這就像一場足球比賽。“你支持的球隊90分鐘才踢進了一個球,前面所有的焦慮期待等待覺得好像要輸的情感,到最后一刻爆發,和你一覺醒來看到比分、看到進球覺得很開心,帶給觀眾的刺激是完全不一樣的,”陸偉說,“所以不可能只是因為這一部分,就讓觀眾覺得看了這個,就可以放棄掉前面所有的東西。”

而歷來被視作更為適合剪輯成短視頻的語言類節目,也很難簡單概括為多個cut之和。

雖然單個脫口秀演員或辯手發言的精彩片段,能夠以短視頻形式廣泛傳播,但對于辯手性格、關系的刻畫也增加了節目效果——這都是單一的短視頻段落難以概括的部分。毒眸往期文章《殺瘋了的易立競,不得不變的<吐槽大會>》中就提到,《吐槽大會5》中積分制的對抗賽制,是為了激發嘉賓之間的關系,讓“吐槽陌生人”在這個場景中變得合理。

以楊笠的著名脫口秀段落為例,陸偉甚至認為,恰恰是因為有很多的人斷章取義地截取了一句話,沒有考慮前因后果,才會導致后面的男女權大論爭。“在我看來這種相對斷章取義的、只摘取金句的形式,其實是違背本身的內容邏輯。”

楊笠引起爭議的脫口秀段落

在毒眸看來,當下的長視頻和短視頻的競爭關系,或許還沒能走到兵戎相見的局面。長短視頻仍然互相影響,整體為綜藝IP熱度發力。

云合數據顯示,開年的《追光吧!哥哥》雖不如浪姐大火,但仍與《王牌對王牌6》一起拉動了優酷本季的有效播放總量(12億),同比增長20%,其中很難說沒有杜淳“蛋餃肉絲”舞蹈短視頻段落刷爆全網的功勞,“杜淳發起蛋餃肉絲挑戰”都曾經拿下過抖音熱搜第一。

而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上,《青春有你》《創造營》相關節目短視頻的火爆,也受到了原本的長視頻IP的加持。抖音跳《無價之姐》的#姐姐舞挑戰#的話題高達19.1億次播放,遠高于其他節目主題曲話題,正是由于去年《浪姐》本身就是國民度極高的爆款綜藝。

或許競爭會在未來出現,但從當前的情況來看,還屬于共贏的階段:為了滿足觀眾不同的需求,長短綜藝內容同時存在。“說白了就是cut能滿足我的需求,我就只看cut,如果我覺得cut不夠看,我才會點開正片。”伽伽總結到。

陸偉也誠懇地表示:“大家會覺得長視頻節目有時候要快進,有時候只看cut,實際上都恰恰證明了我們這個長綜藝制作得還不夠好。”

當然,沒能真正競爭,也是因為短視頻領域尚未能夠開發出爆款綜藝IP。

不少以明星為主角的微綜藝,受眾群體都僅限于粉圈內部。而短視頻平臺推出的綜藝,大多數都與直播結合,時長動輒一小時,遠遠超出平臺原有用戶慣于觀看的10分鐘平均時長。同時,短視頻平臺與豆瓣等以娛樂話題為主的平臺依然有壁,節目難以拓展到原有平臺之外的受眾圈層。

即使是最容易走紅的選秀話題,開年的《無限偶像》也在李誕、楊天真坐鎮的情況下,漫長的海選直播環節也“勸退”了大量觀眾,節目最終還是走向了星光黯淡。

該綜藝甚至在豆瓣沒有開分

短視頻手握流量,未來可期,但等到了真正兵戎相見的那一天,長視頻平臺同樣能釜底抽薪——比如從版權上嚴格限制。

昨日,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等15家協會聯合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芒果TV及多家影視公司,發出聯合聲明,呼吁短視頻平臺提升版權保護意識,并將針對未經授權進行影視內容剪輯、搬運的行為發起法律維權行動。影視已經發出警告信號,綜藝或許也不會太遠。

“希望之春”總會到來,但在此之前,創作者們或許還需要不斷優化長視頻的綜藝內容,從而吸引更多觀眾的光臨。

畢竟,節目本身足夠好看,誰會去看拉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