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家“黑話”指南:60后談情懷,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2021-04-12 14:12 企業家

2企業家“黑話”指南:60后談情懷,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作者 / 姚赟 數據整理 / 任婭斐 姚赟 來源 /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近日,憑借一場演講,張一鳴徹底出圈。

字節跳動9周年慶上,張一鳴發表《平常心做平常事》的主題演講,分享了他對“平常心”的思考,包括如何以平常心對待自身、公司業務、行業競爭、成功和失敗等。

這場演講中,金句頻出:比如,只有心態越平穩,才能扎根越牢,才能夠有魄力有想象力去做更難企及的事情;比如,用最直白的話說:“吃飯的時候好好吃飯,睡覺的時候好好睡覺”;比如,平常心對待成功和失敗,也包括不要錯誤歸因,把外因當作內因,不要把運氣當作能力,要找出成功或者失敗的真實原因。

平常心,成為張一鳴的重要標簽,也即將成為企業家圈內,最流行的反黑話的“黑話”之一。

一個有趣的現象:似乎50后、60后的企業家,如郭廣昌、段永平、董明珠、柳傳志等,總是愛聊情懷;70后的企業家,如羅永浩、陸奇、賈躍亭,則動不動就要All in;新生代的80后企業家,如黃崢、張一鳴、李想等,包括1979年出生的王興,卻扎堆佛系地說要保持平常心。

這是一個巧合?命題的真偽又該如何判斷?企業家不同的態度和觀念,是代際的理解差異,還是局勢所迫、所感的敘事經濟學?

張一鳴并非第一個公開表達平常心的企業家,更不是新生代企業家中第一個表達類似觀點的人。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瑪特上市,當天泡泡瑪特開盤漲超100%,報77.1港元/股,市值突破千億港元,這對85后創始人夫婦身家隨之暴漲至460億。

上市儀式結束后,創始人王寧接受了媒體采訪。

“我們不覺得現在成功,不希望大家感覺我們現在已經到人生頂點了,我自己還是挺平靜的,希望我自己和團隊都保持平常心,耐下心來,用名譽、財富這些去做更大的事情,做一個真正的中國的好品牌。” 面對暴漲的身家,王寧說。

保持平常心,成為王寧應對起起伏伏的方法。

2019年2月,王興發布內部信稱:無論外界環境如何風吹浪打,我們都要保持平常心,通過科技和創新為我們的用戶、商戶和社會持續創造價值,要始終遵循商業規律,堅持做正確的事情。

更早之前,深受段永平影響的黃崢,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段永平)說快就是慢,慢就是快。他說用平常心來做事情會更好。他說其實平常人是很難有平常心的。從他個人來說,他是一個不斷進步的人。”

數年前,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曾在個人博客中發表過一篇名為《李想的投資筆記:為什么我的投資業績很糟糕?》的文章,文中9次提到平常心。

如,“以一顆平常心去做事,通常都會有好的結果和好報。”如,“好心多數會辦成壞事,好心多數會沒有好報,只有平常心才能真正辦好事。”又如,只有一個平常心才是不需要別人去猜測的,自己心里沒有“貸”,別人身上也沒有無形的“債”,能夠以一顆“平常心”去做事,才會有好的結果。

除了這些解讀,李想還給平常心做了詳細解釋,甚至結合自身理解,為平常心搭建了一個公式,給出了四項標準。

泡泡瑪特的創始人王寧1987年出生,張一鳴1983年出生,黃崢1980年出生,王興1979年出生,這一時期出生的企業家,不約而同在特殊時刻將“平常心”放在了重要位置。

雖沒有直接講出“平常心”三個字,唐彬森在分享時吐露出的價值觀上,有著相似的判斷。深度思考,強調方法,沒有雞湯,具備邏輯體系,是平常心背后的共通點。

近期,1982年出生的唐彬森,也因為一年前的演講分享,“藏不住了”。

因逐漸明朗的消費投資版圖,唐彬森被“考古”出了2020年在正和島上的一則公開演講,科學統計、貝葉斯理論、概率、不犯經驗主義錯誤等理性的關鍵詞充斥全文。其中,在談到企業成本時,唐彬森說道:“不要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多花時間思考你的方向。

從采訪、公開演講、內部信等公開信息中,我們搜集整理了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的數百位知名企業家,從中逐一查找篩選,找到了具有典型代表意義的四十余位企業家。

這些企業家曾在公開場合直接表達過情懷、all-in和平常心。下圖中,持支持態度的標記為√,曾公開批判或反對的標記為X。

企業家對情懷、All in和平常心的態度

從圖中能發現,平常心一詞,并非是80后企業的專詞匯。

任正非、曹德旺、張瑞敏、郭臺銘、陳東升、馮侖、段永平、李書福等40后、50后、60后企業家,頻繁將平常心掛在嘴邊。周鴻祎、馬化騰、丁磊等70后企業家,也常用平常心一詞。更別提王興、黃崢、李想、張一鳴、王寧等80后、90后企業家,近期更是扎堆聊平常心。

平常心之外,情懷一詞,也并非60后企業家的專屬。

以年齡順序,任正非、曹德旺、王石、董明珠、王健林、李東生、馮侖、段永平、俞敏洪、史玉柱、李書福、張近東、馬云、楊元慶、郁亮、王傳福、郭廣昌、方洪波、沈南鵬、雷軍、王衛、周鴻祎、丁磊、羅永浩、賈躍亭、劉強東、張天一、戴威都分別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講述過對情懷的理解和看法。

但,不論是平常心,還是情懷,含義上都有不少差別。我們以“平常心”一詞為例。

任正非:面對變革要有一顆平常心,要有承受變革的心理素質《任正非:華為的冬天》。

張瑞敏:對外,我認為“平常心即道”,爭論對或不對沒有意義,最后以市場效果來定,如果效果好,那證明自己的創新是對的。

陳東升:企業要告別英雄主義時代,進入平常心時代 (2012年前)。

王衛:我在管理企業、甚至自己人生中一直努力保持著平常心。

周鴻祎:作為一個企業家,應該心知肚明,那都是比較虛幻的數字而已,并不代表公司真正的價值,公司還是要回到正常的估值,我們要用平常心做事。

馬化騰:互聯網十幾年,競爭無處不在,我們抱著平常心看待。(2013年)

丁磊:在經營整個業務的時候,要保持一顆平常心。(2017年)

李想:以一顆平常心去做事,通常都會有好的結果和好報。

我們可以發現,這些企業家提到“平常心”的時間段,往往正在發生或者可預判到即將要發生一些不平常的事。

再以情懷為例。

曹德旺:企業家必須要有這樣的情懷和境界,國家會因為有你而強大,社會會因為有你而進步,人民會因為有你而富足。

李東升:成功的企業需要堅守理想與情懷(2017年)

馮侖:有了價值觀的驅使,你就會有一個方向感。這個方向感,每個人不一樣,每個時代也不一樣。20年前、30年前所謂的理想,沒有個人理想,我們只有家國情懷。(2012年 開講啦)

史玉柱:因為我們有上億玩家,這個能抒發他們的情懷。

馬云:新時代要有新的擔當和家國情懷。

楊元慶:當下的我們更應該踐行企業家精神,不能僅僅想著抄捷徑、炒概念、掙快錢,而是要有實業報國的情懷,要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工匠精神。(2018年)

王傳福:當初的夢想和情懷,今天已經實現了,但隨著產業規模的提升,目標又在調整。(2018年)

劉強東:我們非常大的一個自己的個人夢想和理想或者與情懷,就是京東公司每一分收入、每一分利潤,必須建立在為這個行業,為國家創造十倍以上的價值基礎上的,這樣我們才能臉不紅心不跳地把這個利潤和收入拿到。(2018年)

方洪波:關注企業員工的成長,關注社會效益,做有夢想、有情懷的持續性成長的企業。(2014年)

沈南鵬:創業的本質就是用大情懷做實事,創造真價值。

雷軍:我們將全力為理想與使命而戰,我們的夢想在全球,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小米,不是某一個人的小情懷,而是一群人的光榮與夢想,一個時代的機遇和使命。(2014年)

丁磊:一個人不管身在什么位置,還是應該有些情懷和擔當(2020年)

賈躍亭:這是真正讓FF達成產業變革的前提,也會保證FF的愿景和夢想不會扭曲,FF的變革情懷也得以堅持。(2018年)

從上述案例中,我們能發現,60后企業家口中的情懷,多為家國情懷;70后的情懷,如果提了也多與商業、企業為敘述的主體;而80后、90后企業家,極少提情懷一詞。

結合統計情況,從企業家年齡和對“情懷、all-in和平常心”三者的態度來看,可以看出,60后的企業家更愛談情懷,80、90后的企業家更喜歡聊方法論或干貨。

當然,還有不少個例。

2015年8月,當時還是錘子科技CEO的羅永浩在微博上貼出了一組問答對話,其中一個問題是關于羅永浩做手機是販賣一種情懷。

羅永浩回復:完全同意,優秀的品牌都不是簡單地販賣東西的:蘋果販賣的是改變世界的創新精神和“非同凡想”,星巴克販賣的是調性和“第三空間”,萊卡販賣的是逼格和傳奇。沒文化或缺少品牌能力的企業才會硬邦邦地論斤賣東西。錘子科技作為一個能輸出價值觀的企業,產品做得異常優秀出色的情況下,營銷上販賣情懷和理想主義是再自然不過的。

2017年4月,羅永浩與羅振宇對話長談,播出版本超過6小時。

長談過程中,羅永浩表示:貼在自己身上的很多標簽其實和自己沒有太大關系,但這些標簽卻會一直跟著自己走,比如“彪悍”、“情懷”和“工匠精神”。

“我們發的第一代操作系統,在那個發布會上,全程我就提了這么一句,結果這一句被很多偏文青的媒體記者當成一個事,然后去講,講的話偏理科生就覺得很煩,你個做企業的講什么情懷,然后就拿那個使勁惡心我。包括我們手機上市以后,他們說你這個手機是白送的,情懷就值3000塊,就這個來惡心我們,后來越傳越廣。” 以“情懷”為例,羅永浩這樣講道。

據《驅動中國》報道:在2013年發布Smartisan OS時,羅永浩曾進行了長達三小時的演講,而他口中出場頻率最高的無疑是“情懷”二字了。

另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是賈躍亭。但與羅永浩不同,在概念時尚方面,賈躍亭一直是弄潮兒。

2019年,我們整理發布過一篇名為《互聯網“黑話”迭代簡史》的稿件,其中,很直觀地發現2015年是互聯網黑話的爆發期。

現在大家熟知,且沿用至今的黑話,也從2015年開始。

如,從0到1、多元化、快速迭代、敏捷開發、獨角獸、增長黑客、風口、社群、BP、商業本質、去中心化、流量、P2P、護城河、品效合一、場景、算法、野蠻生長、上半場、下半場、知識付費、賽道、閉環、賦能、邊界、平臺戰略、all in、拉新、獲客、黏性、留存、促活、消費升級、DAU、MAU、新物種。

差評君在一期聊黑話的視頻中講到:下周回國的賈老板,提了一個詞“生態化反”。好家伙,所有人都驚了。外人覺得這是什么,圈內人表示還能這么玩,我也要學學。這就是互聯網黑話大浮夸時代的序幕。

2017年1月4日,國際消費電子展(CES)前夕,FF在拉斯維加斯正式發布了其首款量產車型——FF 91。據悉,這是全球首款互聯網生態電動車,將全球最強的動力性能、無縫互聯、安全智能等特點集于一身,將顛覆人們對汽車這一產品的傳統認知,全面體現FF破界創新、定義未來的實力。

現場,賈躍亭以英文致辭,結語是“Dream On and All in”。而這是賈躍亭第二次提到這句話,2016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就以此作為開場。

情懷和All in具備。

任正非曾說:少談情懷,多給錢,談錢是對員工最好的尊重。

而王健林又說:不要談錢,談錢多庸俗!我們談理想談情懷。

不僅僅是企業家內部對一個詞的理解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就是同一個人,在不同場景和對話下也會表達出不同的意思。

俞敏洪曾就情懷在不同場合,表達過三個版本:

第一個,新東方要把教育當成一種情懷來做,這和資本無關,也和互聯網無關。

第二個,悲天憫人是情懷,做善事是情懷,創造偉大的企業是情懷,擁有偉大思想是情懷,把自己一輩子過完可以說一聲我沒白過,這都是情懷。有情懷的人一定不會做壞事。

第三個,任何不以掙錢為目的的創業都是耍流氓,現在有很多小年輕跑過來找我的時候,找投資,上來談情懷,他們知道我這個人是談情懷的人,但掙錢路子都沒有摸清楚,如果想不通錢怎么掙,就意味著你沒有商業頭腦。如果以這種狀態進入商業領域,遲早是要被玩死的。

整理過程中,我們發現矛盾、搖擺、打臉,與企業家們如影隨形,羅永浩不是個案。對于什么詞代表什么態度,除了企業家個人的理解和代際時代差距之外,事實上,用敘事經濟學可以更好地解釋這些變化和左右搖擺。

情懷關鍵詞的百度指數來看,從2011年至今,其曲線發展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其中2014年上半年至2016年年中,是一個量變階段,搜索量逐漸攀升,從平均150左右攀升到平均六七百,甚至最高達到了1000以上。到了2016年中旬,搜索量開始有所下滑,但依舊維持在比A階段高出6倍左右的狀態。

再來看另一邊,B階段究竟發生什么。

以情懷為關鍵詞,找到了相關的新聞標題,我們隨機挑選了2014年-2018年期間有關的新聞標題。

老羅的情懷值1024元,賈躍亭畫的大餅呢?(2014年10月)

小米4發布會觀感:先活下來,再講情懷(2014年7月)

樂視造車,透過情懷看商業(2014年12月)

樂視賈躍亭:2015年顛覆汽車行業(2015年1月)

賈躍亭:不是一切的夢想都甘愿被折掉翅膀(2015年7月)

羅永浩:我做錘子手機就是在販賣情懷(2015年8月)

羅永浩被告虛假宣傳 網友:情懷說多了最終要還(2016年6月)

王思聰暗諷錘子解鎖靠情懷 看羅永浩如何回應(2016年6月)

羅永浩、羅振宇《長談》將播 羅永浩只講干貨不聊情懷(2017年4月)

向老羅致敬,汽車行業這些車企也很有情懷!(2017年11月)

科技界最具情懷的兩個人:羅永浩為周鴻祎新書“站臺”!(2017年11月)

錘子手機要賣6000元,真有人為羅永浩的情懷買單嗎?(2018年4月)

2018年 情懷倒閉羅永浩(2018年12月)

別了錘子!羅永浩或將銷售下一個“情懷”(2018年12月)

錘子科技法人變更,羅永浩的情懷真要落幕?(2018年12月)

將標題中包含的褒義、中性和貶義為區分,我們能發現,社會對于“情懷”一詞的態度在改變。在商業中,過度的情懷,理性的商業模式成為下一個接棒者。

《敘事經濟學》中,曾提出了這樣一則案例。

1929年10月28日和29日的股市狂跌之后(29日的跌幅略小于前一天),人們馬上用“崩盤”(crash)一詞來形容此次狂跌。這個詞也與隨后的大蕭條緊密聯系在一起。“崩盤”一詞的原意是沖撞、碰撞,容易讓人想起莽撞或醉酒的駕駛員或是沖破極限的賽車。

在這之后,崩盤被賦予了新的意義,沿用至今。

情懷、All in,還有現在的平常心,也產生于特殊的時代背景。

2014年9月,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提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2017年7月5日,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去美國洛杉磯“開例會”。7月6日,賈在微博發表個人聲明,稱“會承擔全部責任,盡責到底”。當日樂視網公告,賈躍亭辭去一切職務。此后數月,“穩健投資孫宏斌,下周回國賈躍亭”成中文互聯網新段子。

對于情懷的狂熱,大眾開始回歸理智和商業常識本身。

從生命周期角度來看,情懷、AII in和平常心其實本質上沒什么區別。

以此作為時間軸和研究方法,我們發現情懷出沒于2014年-2016年8月,2017年1月-2019年10月大家開始愛說All in,時間跨度基本在兩年左右,All in接近尾聲之時,確實需要一個新關鍵詞了,張一鳴的平常心恰好踩在了互聯網蕓蕓眾生的需求上。

而在此過程中,企業家在不同語境、不同經濟情況下,與其他人,甚至自己與自己的矛盾和改變,也變得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