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B站幕后的三巨頭:掌舵人曾是鐵桿用戶 創始人選擇退居“二線”
2021-04-12 14:10 B站

2站在B站幕后的三巨頭:掌舵人曾是鐵桿用戶 創始人選擇退居“二線”

來源:騰訊科技(ID:qqtech) 來源:企鵝解碼 作者:劉靜

2021年3月29日,B站在香港二次上市,距離第一次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剛剛過去了三年。如同第一次上市,B站再次遭遇首日開盤即破發,但其董事長兼CEO陳睿依然樂觀,在納斯達克上市時,他曾經說“十年后沒人會關注嗶哩嗶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漲還是跌,但是大家會記住B站是一家發展前景很好的公司。”如今,他再次把這句話翻了出來。 

2021年B站香港上市:陳睿(中)李旎(右側白衣服) 

納斯達克敲鐘現場,我們看到了B站董事長陳睿、創始人徐逸以及COO李旎。而這一次,敲鐘現場也有陳睿、李旎、徐逸。對大部分人來說,徐逸甚至是陌生的。尤其在2019年卸任公司法人代表之后,徐逸幾乎在網上銷聲匿跡。 

作為創始人,徐逸如何一步步淡出B站?陳睿又是如何獲得B站掌舵權?今天為大家捋一捋。

揭秘B站的三位幕后大佬:他們是怎樣的人?

陳睿:從B站用戶變成了B站董事長

陳睿的工作軌跡:金山軟件技術總監——創辦貝殼安全——獵豹移動聯合創始人——B站

2008年,離開工作8年的金山后,陳睿開始了人生第一次創業。他做了一款名為“貝殼安全”的云安全服務,后被金山并購,陳睿成為金山網絡(現獵豹移動)的聯合創始人。

與B站結緣,是出于對動漫、對二次元的喜愛。陳睿從小喜歡看動畫,80年代日漫流入我國,陳睿成了很早接觸日漫的一批孩子。例如《圣斗士星矢》、《龍珠》、《亂馬1/2》、《灌籃高手》等。

在陳睿心底,他還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振興國產動畫,而B站則讓他離自己的夢想更近了一步。

因為過去的工作經歷,他比徐逸更知道如何帶領一家公司進行商業化探索。加入B站后,在不損害B站基本風格的前提下,他一步步將B站推向了合規化和商業化。

陳睿財富增長曲線:

注:以上數據來自《2019年胡潤百富榜》《2020世茂深港國際中心·胡潤全球富豪榜》《2020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2020新財富500富人榜》《2020衡昌燒坊·胡潤百富榜》《2020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及B站上市發行價計算所得。

2018年3月28日,按B站上市發行價11.5美元計算,B站董事長、CEO陳睿所持股票價值近5.8億美元(約37億元)。2021年3月29日,按B站香港上市發行價發行價808港元(678.7人民幣)計算,陳睿持股價值近340億元。B站兩次上市,陳睿身價也隨B站股價的增長翻了9倍。

徐逸:將愛好變成事業的二次元擁躉

徐逸的工作軌跡:創建B站—退居幕后

徐逸身上最顯著的三個標簽是二次元、技術宅、現實和理智。這三個詞完美詮釋了徐逸從創建B站到退居幕后的蛻變。

徐逸本身是個二次元的狂熱者。高中時代,他喜歡上動畫,考入北京郵電大學仍活躍于動畫圈。當時日本彈幕網站Niconico(N站)在國內二次元圈子深受追捧,彈幕文化也隨之傳入,國內首個彈幕網站AcFun(A站)應運而生。徐逸成為其中一名資深會員,更被一些二次元群稱為“站長”。

作為二次元文化的擁躉,徐逸更是將愛好發展成了事業。為了讓二次元更受歡迎,也為了讓二次元愛好者有個聚集地,徐逸創建了B站。

不過當時的市場環境對二次元存在一些偏見,被看作為非主流。面對諸多的質疑,徐逸在采訪的時候說道:“人生來的意義,其實是為了做一點什么,你喜歡做什么,你就要跟著那個感覺走。”正是抱著這種信念,徐逸將自己的愛好變成了自己事業。在徐逸和他的團隊的努力下,目前B站已經成長為國內重要的二次元文化交流社群。

徐逸財富增長曲線:

注:以上數據來自《2019胡潤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2020胡潤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2020衡昌燒坊·胡潤百富榜》《2020中國品牌人物500強》,及B站上市發行價計算所得。

2018年3月28日,按B站上市發行價11.5美元計算,B站創始人徐逸所持股票價值近3.5億美元(約22億元)。2021年3月29日,按B站香港上市發行價發行價808港元(678.7人民幣)計算,徐逸持股價值超243億元。

李旎:自稱不是“二次元”的B站守護者

李旎的工作軌跡:創辦企業管理咨詢公司——獵豹人力高管-——加入B站

李旎是一個“愛打仗”的冒險者,“愛打仗,敢于接受挑戰”是熟悉李旎的人對她的評價。

第一次冒險是她選擇在大學一畢業就創業。大學時的實習經歷讓她對企業管理咨詢工作產生了極大興趣。于是,畢業后李旎自己創立了一家咨詢公司,給科技公司提供企業管理、人力資源以及投資相關的服務。

這次冒險,李旎收獲很多,她出色的業務能力獲得當時服務過的科技公司的認可。2012年李旎加入獵豹,成為當時互聯網公司最年輕的人力高管。

第二次冒險,是她放棄上市公司的高管職位,毅然加入當時只有40多人、名不經傳的B站。但李旎并不這么認為,“我不認為自己的選擇是冒險,更多是相信自己的判斷。”事實上,加入B站,是她在將陳睿和徐逸認作“知音”后做出的決定。

李旎有個夢想:推動動物的生存權益,還有幫助那些患有紅斑狼瘡、強直性脊柱炎等免疫系統疾病的人。她曾把這個夢想講給許多公司的CEO,得到的回應都是“你太年輕了”“你會變的”。

但也有人給了她不一樣的反應,那就是陳睿和徐逸:“很好,我們一起做”。就是這樣一句簡單的話,卻讓李旎感覺遇到了知音,讓她愿意與他們并肩戰斗。所以當陳睿邀請李旎加入B站時,她完全沒有因為自己不是“二次元”愛好者而卻步。

回憶當初的選擇,李旎認為這純屬一次理想主義的“感召”。“他們倆(陳睿和徐逸)的價值觀很相像,都很理想主義,做事不是個人成就驅動,也不是金錢驅動。”正是這種非典型的理想主義氣質,讓她深信自己終于找到了內心追求和事業的完美結合。

李旎財富增長曲線:

注:以上數據來自《2020衡昌燒坊·胡潤百富榜》及B站上市發行價計算所得

2018年3月28日,按B站上市發行價11.5美元計算,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所持股票價值近31億美元(約6.3億元)。2021年3月29日,按B站香港上市發行價發行價808港元(678.7人民幣)計算,李旎持股價值約55億元。

B站的“三角陣營”是如何形成的?

陳睿、徐逸、李旎,上述這樣的三人組成了B站的“三角陣營”,一起維護B站。

始于12年前的B站,曾被創始人徐逸稱為“A站的后花園”。2009年,因為A站曾關停了一段時間,很多沉迷于二次元的玩家無處可去,于是身為AcFun(A站)鐵桿用戶的徐逸,便建立了一個類似A站的公司“MikuFans”,希望二次元粉們在A站宕機時,有地方可去。

2010年,大學畢業后的徐逸全職投入創業,出于對《某科學的電磁炮》中的人物“炮姐”的喜愛,他將MikuFans更名為bilibili,簡稱B站。不過這時的B站連公司都還沒有注冊,唯一的收入是搜索廣告,但這幾萬塊錢遠不夠支付每月十幾萬的運營成本。

也是在這個時期,B站迎來了改變其命運的“鐵桿用戶”,這個人就是當時金山網絡(現獵豹移動)聯合創始人陳睿。當時陳??嘤讷C豹與360的拉鋸戰,每天在B站上看半小時動漫解壓。“我當時就非常深刻地感覺到這個產品很特別,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于是,他在網上找到了徐逸的聯系方式,并給他發了一封郵件,內容寫著“我是陳睿,對你們這個網站很感興趣,我們能不能見一見?”陳睿很快約見了B站創始人徐逸。

據陳睿在一次采訪中回憶,那次見面他和徐逸一直聊到凌晨3點鐘。當時B站用戶量不到2萬,還沒有拿到投資。徐逸和另外幾個初創人員都是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擠在杭州一個月租3000元的房子里。見到B站初創團隊后,陳睿就預測這個公司目前雖然很小眾,但未來會越來越龐大。于是,這場“粉絲見面會”就發展成了投資意向會。

不過投資過程并不是很順利。最初陳睿提出投資B站時,被徐逸拒絕了。據徐逸后來解釋,“當時B站屬于個人站點,什么證都沒有,用戶數也只有幾十萬。錢投進來虧了怎么辦?”可是當年年中,新番很給力,用戶數再次激增,徐逸需要錢買新的服務器,最終還是接納了陳睿的投資。

就這樣,陳睿成了B站的天使投資人,并以業務顧問的身份一手促成了B站從個人站點到公司化的演進。2011年9月14日,B站終于有了自己的公司實體,杭州幻電科技有限公司。

作為一個技術男,徐逸是理智的,他深諳“專業人士干專業的事情”這個道理。在運營公司這件事上,徐逸將這份理智運用到了極限。當陳睿成為B站投資人后,徐逸就開始有意通過外放股份的方式,讓陳睿這個專業人士更多地加入到管理層,為公司發展提供更多的決策。大概從2012年開始,徐逸開始反復游說陳睿加入公司。陳睿提出希望像雷軍和求伯君那樣,在股權上比較平均,而徐逸回復沒有問題,如果陳睿對公司的貢獻更大,股份比自己多都可以。“用最大的誠意拉動比你專業的人”,這個道理在徐逸在很小的時候就懂了。

2014年,獵豹移動剛剛風光上市,身為聯合創始人的陳睿在此時放棄了一半期權,懷揣著少年夢想,全職加入僅有30多人的B站。就這樣,B站掌舵權順利交接——陳睿成為B站董事長兼CEO,很快走向臺前。

此后,陳睿領銜產品和技術,徐逸專攻內容,做個體現興趣愛好的網站是夠了,但做一家企業遠遠不夠。如何將b站從一個小眾社區向商業化發展、運作,陳睿需要幫手,于是他找到了有著豐富企業管理和人力資源管理經驗的李旎。

就這樣徐逸、陳睿、李妮組成了B站核心管理層的“三角陣營”。

B站鐵三角的“朋友圈”

其實,在B站“三角陣營”形成的背后還有兩位科技大佬的影子:王小川和傅盛。

陳睿畢業于成都七中,和搜狗CEO王小川是同班同學。投資B站就是王小川建議陳睿做的。

據媒體報道,陳睿出發去見徐逸之前曾找王小川聊過。他問王小川:“知不知道B站?我也想做個類似的視頻網站。”王小川說:“雖然我不知道B站是什么,但還是覺得不好。這個東西既然已經存在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投資它。”于是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而傅盛,則是將李旎帶入到陳睿“朋友圈”的人。

李旎在大學畢業后選擇了創業,創辦了一家咨詢公司。當時不過24歲的李旎作為創業者做得不錯,曾被多個客戶“挖角”。李旎一直沒答應任何邀請,覺得自己需要更多歷練。

但還是有人緊追不舍,這個人是獵豹移動聯合創始人、CEO傅盛。打動李旎的是傅盛說的一句話,“要不我們一起做一番事業?”別人邀請李旎說的都是過來做哪些具體的事,傅盛說“做一番事業”讓李旎覺得這事可能有意思,最終選擇加入獵豹移動,成為當時互聯網公司最年輕的人力高管。

不過,最初傅盛邀請李旎加入獵豹移動時,陳睿是持保留意見的。對于靠一步一個腳印打拼了六七年才走向高位的人來說,陳睿覺得年輕人天然地應該接受過歷練才能做出一些成績。不過,最終李旎在獵豹的表現說服了陳睿,也改變了他對年輕人的一些看法。而這也影響了陳睿在日后的人才觀,比如陳睿曾表示希望B站未來70%的核心骨干是來自內部的年輕員工。

B站“鐵三角”如何分工?

據媒體報道,三個人開始并沒有具體的分工和定位,什么事都一起商量。

到中后期,B站的具體運作以陳睿和李旎為主。一直在臺前的是陳睿,負責戰略方向;李旎則負責具體實施;而徐逸則在2019年徹底退居幕后——卸任杭州幻電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退出執行董事,僅擔任B站總裁。

現在誰在控制B站?

據B站2018年的招股書顯示,在公司股權結構上,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持股21.5%,為第一大股東,創始人兼總裁徐逸持股13.1%,副董事長兼COO李旎持股3.7%。

到2021年B站在香港二次上市,其提交的招股書顯示,三人的持股分別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陳睿持股14.2%,仍為第一大股東;徐逸持股降至8%,李旎則持股2.3%。

2018年,B站上市后的董事會共有5人,三位董事為陳睿、徐逸、李旎,另有兩位獨立董事。由于B站實行ZY股,依據Y(每股10倍投票權)、Z股構架,陳睿擁有上市公司(開曼群島Bilibili Inc.)45.5%的投票權,徐逸擁有29.5%的投票權,李旎擁有7%投票權,三人共掌握82%的投票權。

在董事會層面,三位高管共占5位董事中的3/5,超過半數。因此,陳睿、徐逸、李旎三人在股東大會和董事會層面都有決定權。

據B站赴港上市發布的招股書顯示,截止2021年1月31日,陳睿擁有上市公司44.6%的投票權;徐逸擁有24.7%的投票權,李旎擁有6.6%的投票權,三人合計投票權仍為75.9%。

在陳睿、徐逸的帶領下,“破圈”成為近幾年B站發展的戰略方式。此次B站的二次上市,正是其探索“破圈”之旅的再出發。